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五平米的小店生意  

2009-11-13 10: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店!年薪25万!是不是都很诱人?奶茶店可以帮你实现,只要你像许金元一样吃得起辛苦。

文|CBN记者 杨樱 邱珈 龚鸿燕
图|CBN摄影记者 肖南

 

今年是许金元加盟上海街客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第四个年头。四年前,44岁的她还在上海闵行的一个建材市场开杂货店,为五毛钱电话费追出忘记付款的人好远。
1997年湖南洪水,许金元和丈夫何松柏搬来上海,丈夫在建材市场给人开货车,自己就零散赚点小钱。除了在上海的吃喝开销,他们还得供儿子在老家上学。那时候,许金元不知道怎么去赚大钱,要是告诉她将来一年赚25万元不是问题,她肯定笑着说你开玩笑。
但这个“玩笑”在2006年实现了。
2005年12月,许金元的“街客”奶茶店在上海武宁路开业。店铺紧邻沪西工人文化宫,上海人习惯简称为“西宫”。这儿有点像北京的五道口服装批发市场,年轻人扎堆,贩售青年男女服饰、绒毛玩具、文具礼品的摊位店铺紧跟最新时尚潮流,报价却在学生族的消费水平线上下浮动,再加上挨着大片居民区,因此平日里人流量就不少,节假日更可算拥挤。
奶茶店刚开的几个月,许金元忙得“坐都坐不下来”,门口排起长队,晚上11点半还关不了门。虽然雇了5个人,但是许金元自己还得每天来店里上班,有时候连丈夫也要来搭把手。月底一盘账,这么小一间奶茶店居然能净赚两三万,且月月如此。
“这么好的生意,一直做了两年,就是碰到金融危机才淡下来了。”许金元对《第一财经周刊》说,这么火爆的生意她始料未及。
许金元赶上了好时候,2005年和2006年正是街客爆发式增长时期。那时早期在上海经营奶茶店的台商已经差不多退出市场,人们已经快把诸如“快三秒”之类的品牌淡忘了;而新的竞争者还没形成气候,以至于2003年起步的街客几乎一枝独秀。到2006年底,街客在上海门店数量已经接近220家,橙色的招牌到处都是,“现做现卖的饮料好”这个概念也顺利推广开来。
许金元就在这种热烈的气氛里被老乡鼓动着去加盟街客。虽然那时候另一个奶茶品牌、也是现在街客的主要竞争对手“茶风暴”的加盟费要价10万元,而街客加盟费还较之多出5万,但许金元觉得“街客太火了”,就宁可多掏钱,并开始走街串巷找店面。
“做奶茶店最重要的就是好市口,只要你有好位置,出得起加盟费,我就让你加盟。”街客事业部经理叶慈江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从2005年8月开始,许金元找了整整四个月,看到别的街客加盟店,她就3元、4元的奶茶买着喝,顺便和人家聊聊。“我跟你说,那是真的辛苦,大热天不停地走。”但最后绝佳市口居然是“等”来的。
有一次,许金元走到武宁路的时候决定歇一歇,正好看到一家台湾鲜榨果汁店开张。进门却被价目表吓了一跳:最低消费14块。“那时候我就想,这种市口,这么贵怎么会卖得出去啊。”许金元判断这家店一定会歇业,就每隔一阵 子跑来看看,顺便在周边转悠,打听这家店会不会转让,房东是谁。“他们有的人就用上海话骂我:‘侬脑子坏特啦!刚刚开业怎么会转让!’”但是果汁店的生意果然渐渐萧条下去,这个时候,许金元也在旁边卖女鞋的店里打听到了房东史小姐的电话号码,确认这家店的供水供电符合街客的加盟要求。
在史小姐的帮忙谈判下,许金元以3万元转让费拿下了这家店,而之前台湾老板开价6万。接下来便是“捧一大笔钱”给街客:加盟费4万,机器6万,押金2万以及装修3万,总计15万。再加上当时每月1.2万元的房租,付三押二,许金元现在还能把那个总数报得很溜:“反正一共是23万7。”
这对许金元来说是“巨大的投资”,只能问朋友借,而且不可能失败以后重新来过。她知道这是个好市口,但是不是好到能让自己“很赚钱”,她心里没底。当时街客负责加盟的经理给她打气:“老板娘,你就准备好一个麻袋,准备背钱吧!”
9个月以后,23.7万的投资全部收回。
许金元的店只有10平米,实际营业面积5平米不到,2/3的店面用来放置机器、原料,还要留出两三个人走动的空间。和大多数奶茶店一样,许金元的街客奶茶店只留一个窗口买卖饮料,员工进出全靠窗口左下角一个一米多高的小门。许金元和店员每天就这么猫着腰、半蹲着钻进钻出,一不留神就会撞上门框。
里面也不宽敞,如果放一把椅子,那就别想走动了。累了或者闲下来的时候,许金元只能坐在垒起来的放原料的纸板箱上,墙角的黑色垃圾桶算是茶几,可以让胳膊肘靠一靠。一抬眼,就是堆满塑料杯和吸管包装袋的隔板。在奶茶店工作的福利是:包吃包住,每天还能喝上几杯茶。许金元在离店不远的中山北路租下两室一厅,员工和他们夫妇俩都住在一起,“感觉上像个大家庭”。
算上水电房租和员工工资,这个小小奶茶店的每天固定开销是1000元。原料是另外一项大开支:生意好的时候,一个礼拜进万把块的货是常事;就算生意淡下来,进货款也有四五千块。此外,街客公司会从每个奶茶空杯里扣除3%的管理费,店里向公司进杯子的时候钱款一并交清。所以对于许金元来说,每天进账2000元才可保本,好在开业四年以来,营业额始终没有低于这个底线。
奶茶店生意最好的时候是在长假和周末。每周五,店里生意就开始忙起来,周六周日会更忙,一过这个时间又渐渐闲下来。对奶茶店而言,售价低的产品利润空间反而大,而像胚芽、红豆这样的高成本原料一加进去,店家反而没什么钱可赚。叶慈江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一般奶茶店的毛利率在50%左右,但是就算房租再低,纯利率也不可能高于25%。
因为做得久,许金元已经有了一批老顾客。“有个姑娘,每天晚上不来喝杯奶茶就睡不着。”许金元性格爽朗,爱跟顾客聊天,给顾客做奶茶的时候,还不忘顺口说两句,再推荐一下得意产品。如果不是熟客,在许金元的奶茶店里喝不到红豆胚芽奶茶,因为这种成本就是7块的产品很难卖得动,只有熟客说了,许金元才会去做。从2008年开始,她发现很多原来喝6块钱产品的熟客都改喝4块钱的了,一问,原来是“金融危机”。
“做到第三年的时候生意开始淡下来了,每个月赚万把块,”许金元说,“很多人都在抱怨,物价不停地涨,工资倒是在跌,连奶茶都快喝不起了。”
抱怨归抱怨,奶茶店生意淡,恐怕不能全怪在全球 金融危机头上,许金元也明白这一点:更激烈的市场竞争才是主要原因。

苗晨翔的“茶风暴”就是针对街客出现的。目前在上海店铺数量超过150家,而街客的店铺数量却回落到了100家左右。
茶风暴的第一家店开在赤峰路,2005年4月开张。当时他毕业一年左右,在台湾人公司工作,从台湾同事那里学到了台湾饮料和上海饮料的区别,也学会了奶茶的做法。因为对餐饮有兴趣,小茶店的投资额度又很适合刚刚毕业没多久的人,就决定开奶茶店了。
那时候市场上已经有很多家做奶茶的了,其中也有一些连锁,但真正有规模的只有街客和另外一家现在改名叫做冰仔的(当时叫做“冰冰蒟蒻”)。他觉得市场还没形成竞争,做奶茶店可能是个好的切入点。所以,他一开始做单体店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将来要做成连锁,“否则只开一个单体的奶茶店是浪费时间”。
最初的启动资金是他自己的积蓄和家人的一点资助,本来他想找几个同学一起合伙的,但是没人响应,他就索性自己单干了。他妈妈也曾质疑过,“是不是脑子坏掉啦,为什么大学毕业出来卖奶茶啊?”
现在回想起来,苗晨翔觉得当时压力很大:一万六一个月的租金,拿了100平米,打算一部分做饮料外卖,剩下的大部分地方做餐厅的。但是他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专心做小店比较好,就把其中85平米左右都转租掉了,自己只留了15平米做饮料站。
最初的40个饮料都是他自己做的配方,他觉得当时只有靠口味来拉动生意,最初的加盟商也是因为看到他在口味上的优势而加入的:茶风暴的饮料是可以自己选择甜度和增减配料的,这个有点像星巴克。茶风暴最初卖得最好的、最吸引消费者注意的产品是奶绿,据他了解,在他之前在本地市场没有别家做过奶绿。
价格方面苗晨翔则完全以街客为参照,当时的价格大家都差不多是三四块钱的样子,但是2007年底物价飞涨,调价后基本上就稳定到现在。
开店三个月后,公司注册好了,也有了第一家加盟店,那个加盟商是第一家店的客人,看到生意好,来问了下情况就加盟了。
这个年轻人当时的策略是,要盘活资金,关键就是初期。第一家店开出来半年后就卖掉了,钱用来投资新的店,后来两家店也卖掉了。在开头的大半年里,他都没有真正赚钱,把卖掉旧直营店的钱和收到的加盟费都用来开新店,到2005年年底,有二十来家店了,规模出来了,就开始赚钱了。
现在茶风暴上海有直营店24家,加盟店150家左右,全国一共600多家。“我们有个特点,所有600多家加盟店全部是自己来找我们的。”苗晨翔说。

27岁的吴彦三个月前加盟了苗晨翔的茶风暴。
三个月前他和一位好友决定自己做个小店,先在塘沽路七浦路这里看好了店面,然后才决定开奶茶店连锁。在几家比较有口碑的品牌里,他自己最喜欢喝的是茶风暴,还在朋友中间做了一个调查:“因为口味比街客好,价格差不多的情况下,档次感觉高一点,而且加盟费也都差不多的。”
他们租了一个门面房,约13平米,每个月租金7000元左右,除了营业用的5平米之外,还有足够大的空间来做仓储。吴彦算了一下,开店的时候除了一次性的单店成本9万之外,还有房子租金以及第一批原料的钱,第一批原料因为要进得比较全,所以货款就要一万多。所以开一家店的初期成本要十一二万。
他全部精力都放在这间小店上,没有雇佣员工,而是和好友两个人守在店里,一周七天都如此。
“通常对店的要求是10平米以上,真正的营业面积在5平米左右。基本原则就是选择市口好一点的、公司集中的地方和学校附近,门面开张后宽度必须在1.8米以上。”苗晨翔说。
可惜吴彦的店址看来选得并不是很好。塘沽路并不位于七浦路最繁华热闹的地区,除了周末,其他时间这家茶风暴生意相对清淡。好在三个月下来,他也算收支平衡。相对于其他品牌,茶风暴返本速度算比较快的,一个月左右可以做到平衡。对直营店来说则是3到6个月就可以返本了。
“现在的收入可以让店铺正常经营,但是也赚不到太多钱”。现在吴彦还是决定继续守着这一家店,“这个生意本身还是有希望的,如果要再选好的市口开店的话,还是需要本金”

可是一两家店独霸市口的好时光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
现在,薡茶、玛果、C多多成为消费者新宠,还有店面动辄几十平米,无论包装、口味还是价格都更胜一筹的快乐柠檬,更不要提把店开到大街小巷的85°C,他们8元一杯的奶茶也能让人排起长队。
如果比拼中低价位,各类山寨奶茶品牌也是困扰。这些藏在小街里的奶茶店3元一杯,一个月也能抢走许金元千把块的生意。渐渐有人劝说许金元不要全部进街客的货,不如掺些低价的奶精或是红茶粉在里面,或者干脆改换门庭,不去交那些管理费,直接变成“避风塘”,和正牌分一杯羹。
这些都被许金元否定了:“如果顾客觉得不好吃,你今天的钱是赚到了,明天就没有了。”她觉得街客提供的奶精和红茶粉质量最好,别的店名气也传到她耳朵里,“快乐柠檬是不是真的好喝?”但一听成本是开街客的好多倍,她马上摇头:“太贵了。”
所以元旦的时候她依旧和街客续约,交了2万元续约费和1万元押金。
竞争激烈以后,街客降低加盟门槛,原来的加盟费从4万降到2万,平均每家店的总投入从15万降到10万。这样,街客与茶风暴的加盟成本几乎持平,孰优孰劣的重点全落在房租上。对于许金元来说,好消息是她的店房租不升反降,变成了每月1.1万;而对于大多数奶茶店店主来说,租金上涨恐怕无法回避,如果稍有犹豫,马上会被取而代之。
“我这家店在街客的加盟店里开得算是好的了,我估计啊,像我这样的应该还有十几家。”许金元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做好中低档的奶茶店秘诀不多,除了好市口,维持稳定的好品质最为重要。但是落到4块钱一杯的奶茶上,街客和茶风暴奶茶之间的区别,几乎就和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那样微妙。
“对一般顾客来说,奶茶就等于珍珠奶茶,买街客或者茶风暴都是一回事。”吴彦说。
叶慈江也承认街客的巅峰状态已经过去,如果要向金字塔上端走,经营类似“快乐柠檬”之类的奶茶店也不会再用“街客”这个品牌。
对数量更多的新创业者来说,如果这个行业真的越走越高端,他们就只能遗憾地离开这个行业。之前有一批人曾经通过这种街边小奶茶铺赚到了钱,可下一批人还需要重新寻找新生意。街头风云变幻,几年出来一个好生意,倒下一批坏生意—总是如此。
但是要问许金元自己,她还是希望能继续做下去:“我也这个年纪了,儿子都工作了,如果一直这样万把块做下去,也蛮好。”
联系编辑:Fengdagang@1cbn.com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