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大生意来了  

2009-11-13 10:0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所有生意都能把13亿人当成潜在目标群体,但迪士尼或许能。因为它面对的是孩子的幻想,而后面是不忍心让孩子失望的父母们。

文|CBN记者 杨樱 兰红 谢灵宁 商勤硕
制图|戴喆骏

川沙镇很安静。等了十年,迪士尼乐园唤起的兴奋劲儿早就过去了。
11月4日的川沙镇和平时没什么两样。黄楼的村民关注的是能够拿多少拆迁补偿,镇上的投资客们关注的是房子会不会升值—当天一块土地拍卖出了天价,让他们兴奋不已。至于川沙镇政府,他们还没想好如何应对媒体,门卫把一拨拨探头探脑的记者挡在门外。“领导都很忙的,消息一出来,一天六个会。”
上海新天地,华特迪士尼公司亚太区总部的拜访者同样络绎不绝。负责公关的黄晨几天来都忙着接全国各地媒体打来的电话,却冷落了闯上门来采访的相熟的记者。至今,媒体只能得到迪士尼美国总部从加州发布的统一口径:在上海浦东新区建造一个迪士尼主题乐园的项目申请报告已获中国中央政府有关部门的批准。就连采访华特迪士尼总部的美国媒体也得到了相同的回答:“对不起,我们只能发布通稿。”
上海市政府公开消息之后,则不出意料地继续保持低调。
而看起来不相干的真功夫、老娘舅这些中式快餐企业则表示,一旦中餐供应商开始招标,必定全力以赴。香港餐饮巨头美心集团是个不错的榜样,它们包揽香港迪士尼乐园内的广场餐厅与市集饼店,老字号的名头一下盖过其他餐饮代理商,三百多人的座位很少闲置;春秋国旅和携程也在琢磨着如何从未来每年1000万的旅游者市场分到一杯羹,这几年它们提供香港迪士尼乐园套票服务,赚了不少钱。
最兴奋的是第三方公司。世邦魏理仕和仲量联行已经成为华特迪士尼上海乐园项目的合作伙伴,签订保密协议后,同样三缄其口。而那些没有搭上车的,第一时间给媒体提供了各式分析报告。按照它们的经验,大生意要来了。
 

上海市和华特迪士尼公司为这个项目保持了十年的耐心—这耐心同样是对大生意的信心。
意向在1990年7月萌芽。时任上海市长的朱镕基曾和其他四位中国官员访问美国洛杉矶,并参观全球第一座迪士尼乐园,之后便决定把这样一个梦幻世界搬到上海去。
1998年,华特迪士尼公司宣布,将在中国选址建造亚洲第二座迪士尼乐园,上海、珠海和香港都是备选项。但这个工程在前任CEO艾斯纳(Michael Eisner)的主持下最终落土香港,上海市政府自此在迪士尼乐园问题上小心谨慎。好在2005年,罗伯特?艾格(Robert A. Iger)升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关于上海项目的谈判在这位对中国业务抱以极大热情的CEO的推动下得以持续向前迈进。他在香港迪士尼开幕时便对前来采访的媒体表示,上海迪士尼2010年后可能落成。
罗伯特?艾格素来看好中国,因为“中国人极度重视家庭,视孩子如珠宝”,这正是迪士尼倡导的价值观。他对上海迪士尼乐园寄予了比别处更多的希望。一般而言,迪士尼总是靠在当地市场开拓新的电视频道来推广品牌,但中国对外资传媒的限制让这个计划落空,乐园理所当然成为最理想的金字招牌。
罗伯特?艾格希望开动这个巨大的商业引擎,这将带动13亿中国人对于其它迪士尼产品的需求。而对中国来说,这个仅仅初始园区建设(不包括娱乐设施和酒店)就将耗费35亿美元的投资也将是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之一。
转眼十年,香港迪士尼乐园已经不再是一件新鲜事。在核准消息宣布的当口,华特迪士尼公司在经济危机中显得前途莫测,它们今年的成绩单并不好看。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26%,营收同比下降7%。前两个季度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但11月4日消息发布之后,迪士尼在纽交所上市的股票刚开盘就受到热烈追捧,当天股价攀升至28.52美元,上涨3.26%,明显领先于道琼斯0.98%的涨幅。
一向对美国文化冷嘲热讽的欧洲媒体也用独特方式表示了乐观。《南德意志报》在文章中写道:“在许多方面,中国都是迪士尼公司理想的游戏场:在喜爱庸俗拙劣的艺术品及嗜好狂放不羁的消费方面,中国人一点也不落后于美国人。”
看好的分析机构不在少数。高力国际华东区研究与咨询部董事李庆贤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上海迪士尼届时将吸引大量的本地及国外游客前来游玩,除了在乐园内消费外,这些游客的到来还将带动在上海其他主流商业区的消费。目前,游客在上海的消费占上海零售消费的20%,迪士尼开园后这个比率必定还会上升,而诸如南京东路、外滩等传统游客消费区将更加受益。”
 “从工业地产的角度看,迪士尼落户在上海浦东的川沙地区,对于该区域周边的产业升级有促进作用。” 戴德梁行工业部华东区主管、助理董事苏智渊说。


华特迪士尼公司热爱上海。这个强大的交通枢纽意味着源源不断的人流和无限商机,而且,一直以国际金融中心为目标的上海拥有令迪士尼欣赏的消费能力。迪士尼乐园项目并不只意味着让游客在一个巨大而梦幻的游乐场里进进出出那么简单。经过华特迪士尼公司多次在上海的考察和计算,大约3亿的潜在顾客住在距离乐园两小时的行程内,而那块即将成为迪士尼乐园的地方坐落在上海市浦东机场和著名的陆家嘴商业区之间。
世博会的宣传覆盖了当下上海每一个角落。“但是你想想,世博过后,上海急需一个吸引旅游人士的项目。说实话,它确确实实地缺失这一块。” 衡信柏迪酒店管理部董事曹念国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的确,上海从来都不是一座纯粹的旅游目的地城市。在旅行社的行程安排上,上海游线不会超过两天,对于远道而来的游客,他们通常希望在上海看完摩天大楼以后,再去欣赏一下杭州的西湖或者苏州的园林。游客和商务客总是在上海匆匆而过,这里是金融中心、购物天堂,谈到旅游—除了豫园和外滩,还有什么?                                                
而眼下所有旅游手册上关于上海的描述都将被改写。
“如果一个人来上海,原计划只呆三天的话,因为有迪士尼在,他可能会呆足五天。”曹念国说。他估计迪士尼乐园将为上海带来每年超过1000万人次的客流量。按照世界其它地区迪士尼乐园的情况推算,其中700万游客来自外地。而这700万人中,又有30%即210万人是奔着迪士尼乐园而来,另70%即490万人顺道拜访。而多停留两天的话,将增加2000余万人次的新增需求。
2000万人,无论放在哪个行业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戴德梁行商铺部华东区主管韦泽铭的说法更细致:“如果游客前往迪士尼,不管选择轨道交通、巴士还是私家车,每个下车、中转和停车的地方都会成为商业效应的辐射区域,沿线商铺的效应也会大幅提升。”
迪士尼乐园对旅游和周边经济的强劲拉动作用,从香港迪士尼乐园的营运中可见一斑,虽然香港迪士尼乐园在华特迪士尼所有乐园中表现垫底。根据携程预订数据显示,2007年以来,通过携程预订香港度假产品的游客人数年增长率达80%。前往香港旅游的客人中有25%至30%的人会选择迪士尼门票、酒店以及与迪士尼有关的打包产品,其中带小孩的家庭客人以及年轻好友是香港迪士尼乐园的主力客户群。
此外,携程公关贺静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上海迪士尼乐园如果开放,将大大增加长三角作为区域旅游目的地的竞争力。华东地区将是上海迪士尼的主流客源,类似于华南地区之于香港迪士尼。从携程的预订数据来看,香港迪士尼内地游客中华南地区占有较大的比例,而且有20%至30%的客人是回头客。
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商务型游客急剧减少,上海旅游人数随之萎缩。根据上海市旅游局公布的数字,自2008年7月开始,上海入境旅游者人数持续下滑,最糟糕的时候同比减少近20%。多一个旅游城市的定位显然能改善这一点,虽说米老鼠未必能让上海一举成为旅游胜地,但是它背后埋藏的欲望已足够诱人:迪士尼乐园?东京太贵,香港太小,去上海吧!
至于双方为何选择在2009年11月发布这个消息,美国亚洲协会中美关系中心(Asia Society’s Center on U.S.-China Relations)主任Orville Schell认为:这样一个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可能为数万人创造就业的前景起了很大作用。还有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本月晚些时候,奥巴马总统会来中国进行就职访问。
“从战略上讲,我们的主题公园不论摆到哪,都是一面印着迪士尼品牌的大旗。”Jay Rasulo,华特迪士尼公园和娱乐部门的主席,在8月一次关于该分部发展方案的访问中说。
这听起来很有美国人的优越感,但是没关系,米老鼠同样需要上海。


在中国,华特迪士尼是最有名的公司之一,但可能只算得上是一个小公司。
2005年以前,迪士尼的中国内地业务进展极其缓慢,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全球最有名的娱乐公司在北京还设有分公司。即便是现在,从林林总总的消费品合作中收取授权费用依然是华特迪士尼(上海)有限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公关还经常为媒体把它的名字错写成“迪斯尼”而恼火。这与其在美国利用有线电视网建立起来的庞大影响力相去甚远,在中国,迪士尼没什么发言权。
虽然它和中国的渊源早在1937年就已经开始,当时上海一家电影院首次放映《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随之而来的是米老鼠和唐老鸭,但它们的中国之路在1949年中止,再度回来已是1986年。伴随着“这是华特迪士尼的世界”,它们再度成为1970和1980年代人的最爱。同年,第一批迪士尼滑稽连环画重新出现。这是这家公司在中国的黄金时代。
从1994年起,每天半小时的“小神龙俱乐部”电视片伴随许多中国青少年长大,15年来它一直为迪士尼世界做广告。但就是这样半小时的电视节目也被政府一纸禁令挡在黄金收视时间的门外。
中国一直对文化领域保护甚严,每年只有20部外语片获准在内地上映,而且每一部都需要审查。上海迪士尼乐园项目的确定,等于是向一个美国式娱乐王国直接打开大门,难怪罗伯特?艾格在一次公开发言中把这个项目的批准称为“一个意义重大的里程碑”,并把中国赞扬为“最富活力,令人兴奋的重要国家之一”。
关于上海迪士尼乐园娱乐设施的具体设计尚在进行中,但特意为上海设计新设施一事已无悬念,而且很可能涉及到中国的传统故事和历史。它们并不缺乏这方面的经验,1998年,迪士尼就把中国民间故事《花木兰》改成了动画电影。华特迪士尼公司不得不小心谨慎,它们经常被控告强制国际市场接受它的产品并以此进行文化同化。例如1992年开放的巴黎迪士尼乐园一度引发公共危机,连法国的农民也举着干草叉到华特迪士尼公司门口抗议。
不要以为罗伯特?艾格只是个对中国怀有盲目热情的CEO,他1978年就曾考察过中国市场,之后又来访过多次。2005年,他聘请曾经在强生、通用磨坊等公司做出优秀>>成绩的经理人张志忠在上海建立亚太区分部,兼任国际部执行副总裁,并统筹中国内地全部业务。艾格强调,要尊重中国市场的习惯,加强与中国合作伙伴的联系。
虽然张志忠已经成功地把毛绒玩具、米奇服装、白雪公主文具盒这样的商品放进大约6000个授权商店销售,但这显然不能满足这个世界娱乐巨头的胃口。即将到来的上海迪士尼乐园并不只是让孩子们与米奇握握手,或者看场烟花表演这么简单,它将全面展示迪士尼产品:从视频游戏到百老汇风格的戏剧,再到DVD光碟,无所不包。这些设计精巧、色彩鲜艳的玩意儿总能让来到乐园的游客花掉几百块。
在华特迪士尼的计划中,上海迪士尼乐园将包含购物区、酒店和以神奇王国为主体的主题公园,大小与巴黎或者东京迪士尼乐园相当。雄心勃勃的华特迪士尼公司还向《纽约时报》表示:将来的几十年里,如果事事遂愿(尽管实际上这很难保证),上海迪士尼乐园将最终拥有1700公顷(约2.55万亩)的土地,其实力足以和年接待游客4500万的佛罗里达州的迪士尼世界匹敌。
这听上去有点梦幻。不过规模并不是盈利的决定性因素,文化才是。同样作为美国境外的迪士尼乐园,巴黎迪士尼因为欧洲人的抵制数年没有赚钱,而1983年开放的东京迪士尼已经连续25年盈利,2008至2009财年纯利润更是超过180亿日元,成为当年唯一盈利的迪士尼海外店,入场总人数达到1417万人次之多,度假区内的酒店入住率都在80%以上,有的甚至达到100%。可惜掘金能力一流的东京迪士尼是唯一一家不为华特迪士尼公司拥有的乐园,后者负责主题授权和收取授权金,日本东方乐园株式会社才是每年赚得盆满钵满的人。
除了不断扩建设施—东京迪士尼的口号之一便是不断成长的乐园—以外,消费力强外加全民拥抱动漫产业常常被归结为东京迪士尼神话的原因。但奇创旅游咨询运营机构项目群总监汤少忠指出,迪士尼乐园更加适合具有文化认同感的城市。而东京迪士尼的成功与战后日本对美国文化的推崇和追随不无关系。


也许是巧合,但华特迪士尼似乎总能抓住好时候。1955年开放的洛杉矶迪士尼乐园赶上了美国战后婴儿潮;1983年开放的东京迪士尼开业时间正值日本经济爆发式发展阶段;而2014年的中国,站在三十年经济成果的信心上,似乎也认为自己无所不能 听起来,迪士尼总能在合适的当口大干一场。这一次,也许它们的运气会像前两次一样好。
风险投资界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如果每个中国人都花一块钱,那就是13亿的大生意—不是所有生意都能做到这个境界,但迪士尼有可能。它面对的是孩子的幻想,而后面是不忍心让孩子失望的父母们。也许历史会重演,米老鼠会像麦当劳一样,用看起来很简单的概念占领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迷失香港

这个全球最小的迪士尼乐园,从开放之日起,就承载着拉动香港经济、快速为迪士尼带来回报的重负。

文| CBN记者  张衍阁  金晶  实习记者  韩季芝

如果告诉那些不厌其烦地和公仔合影的年轻人,在他们全情投入在香港迪士尼乐园玩乐的同时,有很多双眼睛正在盯着他们,希望他们的消费能够将香港经济拉出低谷,他们还会不会玩得那么开心?
也许是因为这是一个上演童话故事的地方,特区政府和香港各界对它的期望就有了超越现实的色彩。
2005年9月开园之时,香港特区政府公布的远近景经济效益评估显示,主题公园预计开业第二年便可收支平衡,12年内即可收回成本;建造迪士尼公园可产生6000个职位,公园落成后则可产生1.8万个职位;未来40年,迪士尼将为香港经济带来800亿至1480亿港元的净额收入,资金回报率高达25%。
其它各相关行业,餐饮、酒店、化妆品、房地产等,当时也纷纷展望,希望迪士尼乐园的开园能够给它们带来10%到20%的增长。
而今四年过去,它们发现,对于这座世界上最小的迪士尼乐园所能产生的能量,当年的预期都太过乐观了。
香港迪士尼乐园地处大屿山竹篙湾,介乎山和海之间。此前这是一块未开发的地区,只有一些原住民居住,而且他们当中的年轻人也都去了繁华地区,现在只留有一些老人,港人有时也会来此垂钓。这种地形却正符合迪士尼对于乐园建设的选址要求。为了营造出一片化外之地,迪士尼希望乐园所处地区上空不能跑飞机,水域不准有船只进入,周围不能有繁华街市。
这种选址要求,加上迪士尼乐园本身也提供餐饮、酒店、购物等服务—光餐厅就有8间,还有周生生等9家店铺—这让迪士尼乐园所能惠及的商业区域十分有限。由港岛乘港铁去迪士尼,需在欣澳站换乘迪士尼专线,这让欣澳的上一站青衣和下一站东涌成了仅有的能够直接受惠于迪士尼客流的商圈。
青衣城是位于港铁青衣站出口的一座商城。迪士尼乐园开园之初,青衣城联邦皇宫酒楼经理梁伟权本希望生意能够就此增加一成,为此酒楼还配合迪士尼做了一个21时以后四位用由98港元到138港元的宵夜套餐,但是,不料每天从迪士尼过来的客流只有“一点点”。
与青衣城相比,位于港铁东涌站的东荟城名店仓名气要大得多。这家由太古集团经营的商城是香港最大的名店折扣商城,据太古方面提供的商场顾客数据显示,其顾客中的65%都是直接冲着到东荟城购物而来,剩余35%才是计划到访附近景点的游客,这些景点包括昂坪360、天坛大佛、宝莲禅寺、大澳、迪士尼乐园及香港国际机场。
“由于旅客普遍认为香港迪士尼乐园现时的规模相对美国及日本为小,亦有旅客表示可于约半天的时间内便可完成畅游乐园, 故此他们会选择到附近的景点游览,而东荟城名店仓则是大部分游客的不二之选。”太古方面表示。
地产行业的希望也告落空。香港中原地产研究部联席董事黄良升说,迪士尼只是纯粹的宣传概念,对房价并无明显拉动。2005年时,那些能够看到迪士尼每晚燃放烟花的楼盘,如九龙仓旗下与乐园隔海相望、位处青山公路南端海岸的深井碧堤半岛等,被认为将受惠于迪士尼乐园。但是,黄良升说,2005年香港整个的房价都在涨,很难辨别迪士尼起了什么作用。
据香港迪士尼乐园方面提供的数据,从开幕至今,乐园共为香港经济带来约100亿港元增加值,令本地生产总值平均每年提高约0.2%。经济效益评估数字今年也重新调整,按照现时最新评估,未来40年,扩建后的香港迪士尼乐园预计可以为香港带来647亿至1173亿港元的经济效益。
香港迪士尼乐园自己的实际客流也较预期为低。据>>香港迪士尼乐园度假区发言人提供的数据,乐园开业共接待了1700多万名游客。而按照开园之时特区政府所作的经济效益评估,乐园开业第一年可吸引340万游客,其中180万港人,开业后的5到15年,年客流量将达1000万人次。
以年均计算,香港迪士尼乐园的客流量不及东京迪士尼乐园的25%,甚至不及同城的另一主题公园—海洋公园,后者2008财政年度共接待了游客503万人次。这是世界上仅有的一个迪士尼乐园不及本土主题乐园的情况。
香港迪士尼乐园方面表示,开园至今乐园已经售出了超过4000万件商品,2007到2008财年,两座酒店的入住率也达到80%,但是对于很多乘兴而来的游客来说,这个占地126公顷、核心区域占地36公顷、只有4个主题场景的迪士尼乐园实在太小了。
迪士尼乐园度假区发言人称,乐园客流中,香港本土、东南亚和中国内地客人各占1/3。“我们的调查显示,超过九成内地宾客很满意在乐园的奇妙体验,还表示会重游乐园。”但是,香港荃湾区社区规划及发展委员会主席陈恒镔说,他们也曾对迪士尼游客做过一个问卷调查,其中70%的受访者表示可能不会再来。
除了面积更大项目更多,陈恒镔认为,海洋公园提供的服务更为本土化,针对香港市民也有很多优惠,比如65岁以上的老人可以免票入场,而迪士尼乐园则严守其美式风格,也没有针对性的优惠措施出台。
非但没有优惠,而且还要提价。2月9日,香港迪士尼乐园上调票价,成人和儿童票价分别从295港元、210港元上涨至350港元和250港元。据香港《星岛日报》报导,香港不少旅游界人士表示,在全球经济危机背景下,迪士尼乐园此番逆市涨价极为“不智”。
对于乐园之“小”,迪士尼乐园方面并非没有意识。在特区政府的规划之中,后面尚有二期、三期的建设,特区政府还因此预留154公顷土地作为发展用地。
但是,3月份,香港迪士尼方面宣布,由于过去两年就扩建计划和香港特区政府进行广泛协商,并投放大量创作及设计资源,到现时都未达成最后协议,基于这个不明朗因素,决定实时停止一切设计和创作工作,大约30名“幻想工程师”会被解雇。
得知此消息后,陈恒镔明白,此举意在向在整个建设过程中一直处于弱势地位的特区政府施压,以期在接下来的扩建谈判中处于有利位置。彼时,在扩建所需资金分配及未来股权结构等方面,特区政府与迪士尼方面尚存在争议。
 “迪士尼被特区政府宠坏了。”陈恒镔说。
这要归因于项目引进之时,急于使香港走出经济低谷的特区政府太过心切。特区政府和迪士尼在1999年就香港迪士尼乐园项目签约时,香港经济因为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而跌入谷底;而乐园奠基的2003年初,香港经济又受到SARS的冲击陷入低迷。
为了让迪士尼乐园在香港安家,包括填海、修筑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以及乐园建设,特区政府前后动用了224.5亿港元,最后占得57%的股份,华特迪士尼公司注资24.5亿港元,拥有43%的股份,且拥有管理权。
停建之举果然奏效,两年的“不明朗因素”在宣布停建后三个月即告化解。7月10日,香港立法会通过了香港迪士尼乐园度假区扩建计划的财务安排,华特迪士尼公司投资约62.5亿港元,包括注资及将其贷款转换为股份,而特区政府也将贷款转换为股份。特区政府将持有52%的股权,而华特迪士尼公司将持有48%的股权。
此次扩建计划包括三个新主题园区—“野矿山谷”、“迷离庄园”和“反斗奇兵历奇地带”,扩建后的香港迪士尼乐园面积将会增加1/4,主题园区将由4个增至7个。
扩建工程将于今年年底动工,预计2014年完工,而上海迪士尼乐园拟定的开业时间也是2014年,届时两者将不可避免地展开竞争。“内地市场庞大,足够容纳多个乐园。例如,美国的总人口只有中国1/4,亦能容纳两个迪士尼品牌旅游区内的六个主题乐园。”香港迪士尼乐园方面称。
但是香港迪士尼乐园将不得不更加依赖香港本地市场和东南亚市场:“除了积极在内地不同城市进行宣传推广外,我们亦着力开拓台湾和菲律宾等东南亚市场及印度市场。未来,我们会继续致力不同客源。”


一起去看米老鼠!

一个三口之家香港迪士尼之旅的消费账本。

文|CBN记者 杨樱

事关梦想,徐劲觉得怎么也要带女儿徐海遥去趟香港迪士尼。
这个梦想是被幼儿园同学唤起来的,“她幼儿园的小朋友一直说”,于是“爸爸你也带我去吧”就顺理成章成为徐海遥老在徐劲耳边念叨的事,还说得一本正经:“这是我的梦想呀。”
于是香港迪士尼之旅在2008年五?一长假成行。徐劲夫妇带着当时6岁的徐海遥奔赴上海浦东机场,他们并没有为这次旅行规划太多,“就想着带她去迪士尼乐园,其他没多想”。因此一家三口找了家旅行社定了自由行套餐,往返机票加三晚四星级酒店,一共8835元。酒店靠近香港弥敦道和时代广场商圈,地段不错。
香港迪士尼乐园从来都是香港游的好招牌,春秋旅行社或者携程的香港迪士尼亲子游套餐向来很受欢迎。史慧雯2008年4月带着她6岁的女儿去春秋报了个团,四天三晚的行程既有女儿要去的迪士尼乐园,还能再去海洋公园玩玩,去维多利亚港坐坐游轮,除购物外两人费用总计6800元。虽说行程没那么自由,但史慧雯觉得很合算。
作为竞争对手的香港迪士尼乐园和海洋公园在旅行社的行程上经常捆绑在一起,事实上,即便是像徐劲那样专程带着孩子去迪士尼乐园玩的人,也会顺道去玩下海洋公园,“因为香港迪士尼很小,一会儿就能转完,我们觉得呆一晚上意思不大,所以多去一个地方。”
但徐海遥对爸爸先带自己去的海洋公园兴趣缺缺,很多时候都在给玩性正浓的爸爸妈妈捣乱。一天下来还水土不服发起了烧,于是徐劲只好推着坐在童车里昏昏欲睡的女儿到处找药房买药。因为放不下心,一家三口早早回了酒店。
当天晚上,徐劲跟徐海遥商量:“要不咱们明天就不去迪士尼了,你在酒店里休息一下,好不好?”徐海遥使劲摇头,她还要去。
第二天早上7点,徐海遥自己爬起来,叫醒爸爸妈妈,要他们带她去玩迪士尼。徐劲惊讶地发现她退烧了,精神特别好。“我只能把这个归结为精神的力量。”虽然还有些担心,但徐劲还是带女儿出门了,去一个迪士尼门票代售点买了一共1000港币左右的门票,再给八达通卡充值200港币,他们就乘上了去迪士尼的地铁。
不出所料,在徐劲看起来又小又幼稚的迪士尼完全把徐海遥迷倒了。
坐在复古老爷车兜了一圈以后,徐劲夫妇就带着女儿排队玩游乐项目,因为女儿小,太过刺激的游乐设施并不敢让她去玩。但那也没关系,徐海遥至今还在念叨旋转杯很好玩,“也很喜欢小飞象。”他们和其他游客一样,看了迪士尼里面的3D动画片,玩了漂流,华灯初上还看到了花车巡游,“有美人鱼公主!”
“就是觉得眼睛里都是色彩,那里的人也很好,都是笑嘻嘻的。”徐劲说。他打听了一下,晚上乐园里还有烟花表演,但是女儿刚刚退烧,徐劲夫妇考虑之后还是把依依不舍的徐海遥拉出了迪士尼。
第四天便是海港城、莎莎时间。虽说第一天下午也去商圈逛了逛,但因为没有规划,当时并没有血拼到什么。这天Shopping Mall兜下来,夫妇俩买化妆品、手表花掉8万元。下午3点飞机返回上海,一直“被精神力量撑着”的徐海遥马上病倒,之后还挂了一周的点滴。
对于不是从北京、上海远道而来的游客,比如住在深圳的龚女士,旅行安排就要宽松多了。免去了长途跋涉,香港成了随时随地能去的地方,也不必一次赶很多景点。因此今年8月底,她第二次带着儿子专程玩了香港迪士尼乐园。
搭深港巴士,又有香港朋友开车来接,龚女士一家三口的确比徐劲家方便了很多。旅行社的亲戚帮忙搞定275元一人的门票,再加1420元一晚的迪士尼好莱坞四星酒店的价钱,就是全部固定开销。
但是吃喝和在迪士尼乐园里的购物还是用掉不少钱。在进入香港迪士尼乐园以前,乐园工作人员都会检查游客有没有带多余的食物—每人只能拿一瓶水,再多加一个苹果已是上限。因此,在乐园里的吃喝花销不可避免。一顿午饭至少50港币,一瓶饮料也要25港币(虽然乐园有免费的直饮水),一般待两天的家庭都要在乐园里“吃”掉数百港币。让龚女士记忆深刻的是和乐园里卡通人物的合影,除了要排队,每张近100港币的价格让她有些心疼。相比之下,几十港币的小礼品买起来一点也没上心,一会儿就用掉300港币。
香港迪士尼乐园里到处都有各种各样的消费品售卖,从米奇毛衣到白雪公主玩偶无所不包。有大大两个黑耳朵的米奇帽子大约是最热销的产品之一,公主娃娃也很受女孩子的欢迎。徐海遥就买了一套近十个玩偶回家,还捎上了有花哨铁盒的饼干和糖果,这些玩意要400多港币。
同样是奔着迪士尼乐园去玩,年轻人的玩法又是另外一种。他们在乐园里嘻嘻哈哈走马观花,一样为在小小世界坐船而排队,也会去小熊维尼展览馆,但他们不会用血拼搭配这个迪士尼行程。他们在香港走街串巷,体验这个城市。
王佳和朋友们10月6日从重庆去了香港,除了迪士尼乐园,把浅水湾、太平山、维多利亚港、星光大道、兰桂坊走了个遍。10月9日倒是没有“暴走”,他们坐叮叮车,像坐旅游观光巴士一样从铜锣湾一直观光到北角。 他们会去旺角寻找TVB里的街景,也会为了好吃的蛋挞赶去湾仔。
至于一群平均年龄超过25岁的人为什么要去迪士尼,“哈哈,因为想抓住青春的尾巴不放咯。”
联系编辑:renxuesong@1cbn.com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