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保险有什么用?  

2009-12-31 11:2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保险有什么用? - 第一财经周刊 -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虽然你知道保险是个坏东西,但你还是要买保险。

文|CBN记者 崔鹏
插画|陈杨

 

     我看到过最恶毒的一则广告是一个来自台湾的保险广告。内容大概是,一个保险推销员在被某个家庭拒绝后,笑嘻嘻的走到那家人院门外,对拿着长把大镰刀的死神说,“该你去了”,那样子很像死神是保险推销员家养的一条德国牧羊犬。对不和你做生意的人就进行诅咒,这已经够缺乏道德了,而且这个广告似乎还想给观众一种感觉,如果客户买了“我们公司”推销的保险产品,那么你出风险的概率就会降低,接受了我们,我们就不派死神出马。实际上这不但根本办不到—我不相信有死神,即使有,它也肯定不听那个推销员的—而且很让人怀疑是不是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产生这种怀疑并非无根无据,从经济学家们统计的汽车事故率变化上就可以看出人们对风险的掌控力。


保险不会让风险变小

     在1965年以前,乘坐汽车的安全程度几乎和现在乘坐拉黑活的残障人士的摩托车差不多。当时的美国律师拉尔夫·纳德出版了一本叫《任何速度都不安全》的书—他在美国很著名,应该算美国的消费者权益保护的先驱—这本书揭示了汽车厂家忽视消费者安全的黑幕,书中呼吁人们要关注汽车的安全设计,它们很可能会轻易要了驾驶者的命,纳德在书里还认真分析了这些钢铁家伙是怎么让驾车人的危险超出了必须承担的界线的。美国联邦政府很快作出了响应,当年就出台了一系列汽车安全法规,比如要求汽车配备安全带,软垫仪表盘,折叠式方向盘柱以及钢化挡风玻璃,每个汽车司机似乎安全了许多。
     而后,在1970年代,芝加哥大学的山姆.派兹曼就汽车安全问题做了一个调查。他发现在正式颁布《机动车安全法》前后,司机的死亡率几乎差不多。每次事故司机死亡率降低了,但同时交通事故也增加了,司机的死亡率总体却仍维持不变,两种影响几乎是对等的,可以相互抵消。另外,还有个新问题,那就是行人的死亡人数由于交通事故的增加而增加了,因为行人并没有受到安全带的保护。所以加利福尼亚大学的阿尔曼.阿尔钦教授认为让交通事故减少最有效的方法是在汽车的方向盘上安一支长矛,而且长矛尖正好对准驾驶者的心脏—当然这个主意并没有被汽车制造商采用。
     人们对待风险的态度有点像城市中人们用水用电的情况,在水费电费比较便宜的时候,消费者会更倾向于浪费水或者电,而在水价和电价都很高的时候,消费者就会相当关注用水用电的节约性,更关注节水的洗衣机和节能灯泡—所以最能促进节能新产品诞生的政府手段就是提高用水用电的价格,这种价格高到居民只愿意为满足自己最基本的生活的水电而付费为止。人们对风险的态度也有这种“不负责任”的倾向,如果风险的价格比较低,也就是说对自身安全威胁比较小的时候,人们就会下意识地放任这种风险放大,而当风险的价格比较高,人们就会小心谨慎地控制风险。可能道德高尚的人可以做到自觉控制风险程度并关注这种风险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但是从总的群体趋势来看,这种道德肯定是无效的,讨论这方面话题的文章可以说是在讨论“投资伦理学”—即使较小的风险也会给人带来不可测的伤害,但在这种情况下人们也会更倾向于冒险。


保险令我们的道德感更差了

     保险并不能让风险变小,我们只不过是想通过保险的方式把风险便宜地转嫁给其他和我们不相关的人,从而让我们自己可以变得更加随心所欲。保险也不能让我们更聪明更理智,在道德方面它似乎做得更差,很可能社会的整体成本都在随着某些保险品种的产生而出现升高趋势。
     如果经历过金融危机的大投资者,大概不会忘记一种保险,它可以说是风险规避者的一大发明,而这种保险造成的风险和破坏力要远远大于它期望所化解的风险。这就是信用违约保险,也许我们可以时髦地把它叫做CDS。CDS开始出现时让贷款人产生幻觉,以为可以拼命放贷而无需知道风险如何,也不需知道贷款是不是能收回来—雷曼兄弟,还记得这家公司么?他们做了巨量的CDS,这也是它倒下的背后推动力量。
     CDS对社会的危害,还有一方面表现在它能催生人的邪恶感。由于杠杆的作用,CDS的持有人为了获得更好的收益,更希望发行债券的公司破产,他们可以联合起来利用债券持有人的身份在公司遇到问题的时候强迫公司倒闭,从而获得CDS的赔偿,而不是像传统的债券投资者那样和陷入困境的债务人协商,完成庭外和解折扣债务或者重组贷款和债务协议。
     而说到保险对道德的摧残,一般公司人一点也不比那些手握几十亿美元的大佬高尚。据范乔希先生的保险道德风险的调查分析的统计,1980年代末,诈骗犯罪中涉及保险欺诈的仅占2%左右;到2005年底,这类案件上升到13%左右;到2006年,则升至18%。特别是在车险市场与健康险市场上的欺诈行为最为突出。但即使如此,这些保险公司还是在继续做生意,这说明其中还有利润可图,那么可以想象到,普通投保人付出的资金大概有多少补充了那些骗子的钱袋,这个市场存在的意义大概只是让法制节目更好看而已。
     这一切似乎不是保险发明者的原意,它让社会成本总体上升,还制造了道德风险,甚至挑动人们犯罪。但是我们的经济本身就喜欢做这种小猫追着自己尾巴的游戏:比如食品包装行业和垃圾处理行业就是这样,如果从牧场和农田里生产的原产品直接进入厨房,那么就根本不需要“包装”这码事,后来因为更细的社会分工我们有了食品包装行业,但大量塑料垃圾又让我们头疼,然后我们再“发明”了塑料垃圾处理行业。看到了么,我们的经济本身就是这样,创造一个本来不存在的行业A,然后再发明一个行业B用来消除行业A的副作用,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行业B造成的副作用可能更大,那我们就再发明一个行业C来消除B的不良影响,这似乎是人类经济进步的一个逻辑。
     好了,让我们来总结一下对于保险的态度。如果你认为“既然保险是这么一回事,那何必买它”那就错了,这里边存在一个类似囚徒困境的问题。假设一个公司人不买保险可能对降低总体社会成本是有贡献的,这包括经济和道德方面的,但这会让你个人风险升高,你愿意为社会承担这个成本么?作为普通公司人,也许你应该持一种德兰修女十条诫律里的口气—虽然你知道保险是个坏东西,但你还是要买保险。

  评论这张
 
阅读(6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