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股神又回来了  

2009-06-02 10:2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年初以来中国A股上涨了差不多40%,成了全球最好的资本市场。市场竟然好转得这么快,可能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当然股神们早就想到了,这些天在我的邮箱和博客上收到了很多他们的来信和留言。而在两年前,那时中国股市正值疯狂,我也还在一家理财公司,那时候我就接到过股神们不厌其烦的慰问函,他们希望我当时的公司可以和他们合作。股神们给我来信的频率几乎和资本市场的走势呈线性相关,另外,两年来他们的文笔也有了很大提高。

一封封陌生骗子们的来信
股神们的来信五花八门,有的单刀直入:“拿10万给我,一个月还你15万,保证月收益50%”;还有的会很神秘,认为自己发现了一种理论,比如中国古老的《易经》原来说的是几千年后的中国资本市场,作为这种理论的发现者,这位仁兄已经准确地预测到了2007年的中国股市最高点和2008年的最低点,而这些预兆通过星象也能显现出来;还有的是以同行“盘道”的形式出现的,比如循循善诱,“你作为一个投资理财的记者,是不是自己在投资,投资水平怎么样?你的水平跟我差远了,我总结了十几年中国股市的经验,把它谱成了一个歌曲,有时间我给你唱一下吧。”
说实话我没有勇气打电话让这位股神表现他的音乐才能,不过出于无聊我还是通过他们给我的QQ号联系了他们中的几个,我先是装作要为我的投资咨询付钱,然后再通过很细节的一个小问题,让股神就要收到钱的预期急转直下,以此来调戏股神—我承认我的这种有些病态的行为可能是出于工作压力比较大的缘故—当然,这个游戏也有失败的时候,有个较聪明的股神在很快发现了我的娱乐性目的后,就开始连篇累牍地问候我的几位长辈。
毫无疑问,在致函的“股神”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骗子—这个比率我无法进行调查,我不能回信去问“你好,你是骗子么?”—而他们也基本不属于“资本市场”骗子,比如麦道夫那种,他为了骗人加入他的“基金”还要组织“庞式骗局”,还要想方设法拆借新账抵还旧账,而且在被他的儿子告发前他还近似于忏悔过。
我们的骗子非常懂得骗子和投资行业的规则在一点上是相反的,投资要长期投资,但是骗子长期骗人风险就会很大,所以如果有投资人把钱给了这类“股神”,我想他们的方法就是立刻消失。

叫卖“甜”饼的预测师
“股神”中第二类人就是预测师们,称他们是预测师是因为他们职业复杂,有的甚至干脆没有职业,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到处发表对资本市场的预测,偶尔有说对的时候,预测师们就会欢欣鼓舞地等着别人对他们进行顶礼膜拜,而这种膜拜会带来各种经济收益,比如,收到去各地讲课或者出席商务活动的邀请,从而获得不错的出场费收入—我曾经见过一个预测师获得用牛皮纸包裹着的老式不锈钢饭盒那么大一包现金出场费—另外,利用预测产生的名气做咨询或者去做私募基金也能赚上一笔。
类似的预测师情况在美国也屡见不鲜,著名的几起发生在1990年代,当时新升起的几个投资明星并不是著名的基金经理,而是来自贝尔斯城的几个老祖母,她们在当时被宣传成伟大的投资思想家,她们把股票投资和烤小甜饼的道理加在一起—要弄懂这种联系很不容易—这种介绍“股市甜饼,确保蓬松”的理论书在当时的美国非常畅销,不久就售出了100多万册。
而且这几个老太太也装模作样地在全美电视台频频露面,介绍自己是怎么用甜饼超越巴菲特的—巴菲特的平均投资收益是22%,而这个几个祖母在她们的《贝尔斯城女士常识投资指南》中说她们十年来平均投资收益是23.9%,不过不久这事就水落石出了,老太太们的真实投资收益率在9.1%,这离标准普尔的大盘还差6%,而她们却借此次表演收取了大量的会员费。如果把她们骗来的钱算上,她们的投资收益倒是有可能超越标准普尔。同样中国的预测师们除了业绩要比这些“老甜饼”差一些之外,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不同。

还有一拨记忆正在紊乱
我的朋友中也有“股神”,比如说L先生,他认为他的投资肯定可以超过所有机构投资者的最好业绩。L对我前后说过两段话很有意思,在2008年4月他曾跟我抱怨说,他认为当时中国资本市场已经见底,但他的妻子不同意再把钱投入到股市里,他认为这个女人的怯懦干扰了他的投资计划;而在上个星期,他却和我说,去年由于他投资策略把握得比较正确,没有在他身边的人都认为市场见底—包括他妻子—的4月进入市场。
他前后说法的不同非常类似美国著名主持人汤姆?考伯在回答《时代》对他的回忆专访中所记述的和事实的差距时的场景。汤姆回忆,在他和戈尔?维达尔(美国著名作家、社会批评家)一次做节目的时候,他想让维达尔谈谈当时的卡特总统,而维达尔却总喜爱谈两性问题。而事实情况正好相反,在当天的录像中,维达尔希望谈谈政治,而汤姆却说“戈尔,你已经写了很多关于两性的书”。
无疑,L和汤姆?考伯在回忆中都把自己放在了正确的阳光之中,而其他投资者和L太太,还有戈尔?维达尔则走进了阴暗的错误,在社会心理学家对汤姆?考伯的记忆分析中认为,汤姆没有必要对《时代》扯谎,因为在他一生中可以举很多例子,而不需要找一个人所共知的很容易考证的错误来提供,同样,L也完全可以说一个我无法判断的事实。
所以我相信,在某种情况下,股神们也许真的会出现了“来源混淆”的记忆错误。社会心理学家安东尼?格林沃德曾指出,人的“自我”会被头脑里的“极端自我”毁灭那些不利于自己的信息,这个家伙会为自我辩护,往往在记忆中我们自己表现良好,而犯过的错误会被我们安到别人身上。
而这种犯记忆“来源混淆”错误的诱导力也许就是对智慧和财务的社会认同。在中国,有两种事情最会得到社会的钦羡,一个是男性生殖器勃起时间的长度,另一个则是投资股票价格翻倍所用时间的短度—有本《牛市、熊市和弗洛伊德博士》的书把这两个情况连接在一起,成功的投资者对于男性来说,是智慧、财富和性感的象征,这也难怪期望“实现自我”的投资者会有记忆问题。不但是投资者,这种记忆混淆会出现在各个行业的比较强烈的“自我”实现者身上,1983年一个叫迈克尔?舍莫的自行车选手向别人说他被外星人绑架了,而在记忆恢复师的引导后,他回忆起自己是由于过于劳累摔晕在路边,而他记忆中闪闪发光的飞碟则是在下午阳光下转动的自行车车条。
好了,现在让我们对“股神”做个总结,请不要太相信他们,因为他们有可能是骗子、预测师和记忆来源出现问题的投资者,不论是哪种人,都足够让公司人投资者小心,“股神出没注意”!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