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季风还在   

2009-04-15 10:3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17日,上海季风书园的老顾客们终于放下心来,他们从当日的《东方早报》得知,季风书园陕西南路店和地铁公司终于在2月13日正式签署新租约,季风可以在原址上继续营业了—不过在新的两年租期中,租金价格提升了一倍。
这个结果不算太理想,可已是努力5个半月之后最好的结果了。按照原租约规定,2008年12月31日是季风书园陕西南路店的最后经营日期。离合约到期大约3个月前,上海季风图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季风)向租约的甲方,即上海申通地铁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铁公司)递交了续约方案。没有人想到,随后的沟通就花去了半年时间。
从1997年至今,季风书园陕西南路店已经开了超过10个年头。这里是季风的旗舰店。在季风书园8家连锁店中,陕西南路店是面积和名声最大的一家。提起季风,许多人总是会想起地铁一号线陕西南路站出口处那昏暗的光线,一进门便能看见的“值得注意”的木牌,以及那条铺着红色薄地毯的、永远有人埋头看书的小走廊。十年之前,这里是个冷清的旱冰场,季风最初拿下的不过41平方米,但1998年的扩建让营业面积达到目前的近800平方米。
季风因为“会选书”而闻名。“如果给你我同样一笔钱,再给同样的两万种书,我敢说你开的书店就没我的好。”季风董事长兼总经理严搏非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书店如其人,曾在上海社科院哲学所长期从事研究的严搏非1995年辞职,开出季风这样一家人文社科书店。每年中国图书新出版书目近20万,算上旧书则可供图书高达数百万,而季风选择其中的五万种陈列在陕西南路店里,有选择地推荐给顾客。除了新书,不少在“当当”或者“卓越”上处于缺货状态的旧版书也能在季风找到。从2007年起,季风成立读书 俱乐部,定期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向会员发送“季风书讯”。每期PDF格式的书讯长达60页,详详细细向会员推荐值得一阅的社科书目。
“去季风我才会觉得那是在逛书店,因为总能在不经意处有惊喜,或许是一本自己寻找已久的书,或许是随手拿起来翻翻,就马上被吸引住的书。”季风的老顾客张其翼说:“我几乎不去书城这样的地方,那里信息太混杂,好书都淹没在茫茫书海里了。”
可惜的是,如季风书园同等规模、同等水准的书店,在上海很难找出第二家。而季风书园,在2008年下半年陷入了“租金过高、无力续约”的困境。1997年,季风以相当低的价格与地铁公司签订了为期10年的租赁合同。《第一财经周刊》获悉,2008年该价格为每天每平方米2.48元。
“无论放在哪里,这都是一个很低的价格。”在一号线人民广场站经营一家简餐店的刘涛评价说。由于涉及合同约定,严搏非不愿意向《第一财经周刊》透露去年9月他向地铁公司提交的续约方案中提出的具体价格。可以确认的是,严搏非提出的价格不能为地铁公司所接受,因为方案提交之后,作为甲方的地铁公司即陷入了沉默,“之后没有得到他们任何回复,我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严搏非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不过“陕西南路是季风的旗舰店,这里关门,就意味着整个季风图书有限公司的倒闭”。
季风书园的续约难题得到了沪上媒体的持续关注。根据2008年9月17日《东方早报》的报道,上海申通地铁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地铁公司和季风书园双方将按照正常的谈判程序,根据市场定价对新租赁价格进行调整,双方会进行良好的沟通。
紧接着,9月24日的《新闻晨报》报道,地铁公司的新闻发言人表示,他们肯定会给文化经营留出一块领域,但同时也会保持原则不变,不会和其他商铺拉开很大差距。
严搏非手里的筹码并没有多少,他曾对媒体算了一本账:在季风续约之前,书的进货占去成本的64%,36%的毛利率中,租金占去9%(续约之后,陕西南路店的租金成本上涨到19%),人员工资占去14%,剩下作为行政支出,还不包括税收。季风拥有的,只是一个良好的口碑,以及一个“文化地标”的标签。而这些,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地铁公司的考虑范围内。
季风的读者着急了。张其翼用“小转铃”的ID在豆瓣网上发起了一个名为“一起来捍卫陕西南路季风书店”的活动,虽然活动没有明确的诉求,只是号召大家献计献策以实际行动为季风做些事,但是24小时之内立刻就吸引了1000多个人的参与。在活动后面的一个讨论帖中,张其翼提出了包括“写联名信向有关方面施压”、“给季风捐款”、“去季风买书”、“在季风门前设摊拉横幅”等提议,但这些提议在跟帖中受到质疑,最后,张其翼暂定在2008年10月5日,在季风书园陕西南路店附近组织类似“快闪”的活动,向更多人呼吁季风书园遇到的困境。
张其翼住在复兴路,离季风书园陕西南路店并不远。有时候吃过晚饭,张其翼会走过去看看书,一周去三四次是很平常的事情。“我自认为是个不怎么冲动的人,但这次就显得很不冷静,”张其翼说:“你可以想象你家附近一样很美好熟悉的东西就要消失了的感觉,就想极力去挽回它。”
这段时间里,张其翼给很多朋友打电话,问他们是否知道这件事,准备怎么办。最后她忍不住在豆瓣发起活动,因为“即使搞不成,也能给媒体报道提供着力点,那保住季风还有一些温和的可能性”。但出乎张其翼意料的是,9月底,她接到了严搏非的电话。
因为豆瓣活动声势浩大,1000多人在关心这件事,严搏非约张其翼吃了一顿晚饭。让张其翼再次感到不解的是,严搏非提出让她不要把豆瓣上10月5日的“快闪”搞成实质性的活动,因为“这样反而不利于季风的保存”;当一脸诧异的张其翼问起季风书园准备怎么办的时候,严搏非用淡淡的口吻说:“没别的办法啊,就像现在这样开店罢了。”
张其翼一下子跳起来:“那怎么行?”她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严搏非选择什么都不做,为什么他不去发动关系极力保住季风。“我当时太郁闷了,和我那份激动相比,严老师倒是超乎寻常的镇定。”张其翼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在严搏非的坚持下,豆瓣的活动只好取消,转为“让大家关注各自所在城市的民营书店的生存”。“很多人因此说我不靠谱,一点行动力都没有。”张其翼说。
11月初,张其翼又在一个独立话剧的表演现场遇到了严搏非。当被问起季风书店目前状况如何的时候,严搏非说:“不知道啊,我和申通公司都没谈起过这事。”
这多少有点匪夷所思,但得到了网络杂志《读品》主编梁捷的理解:“我们再狂热,也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在梁捷眼中,严搏非是个特别理想主义的人。“平时和我们在一起,都极少谈到书店事务。他这个人,讲起经营的时候一点都没兴趣,他更喜欢你跟他探讨哲学啊什么的。”梁捷说,“从微观的角度,我对季风很有感情,它关了我也很难过;但从宏观的角度看,这是整个出版行业病入膏肓的一种体现,局部的挽救是很无力的。”
梁捷向《第一财经周刊》表示,每年全国出版社出版的20余万种书目中,80%是教材。人文社科类的图书所占市场份额本来少之又少,在目前图书市场缺乏规范的情况下,网络书店的成本优势,把实体书店的生存空间逼去了大半。再加上高额租金的压力,民营书店要在繁华的商业圈立足本身就是举步唯艰的事情。
民营书店关门早已不是新鲜事了。2005年,热闹一时的“24小时”书店思考乐因为资金链断裂撤出上海;2007年,上海地铁里的明君书店全线关闭;2008年,位于上海莘庄的“二楼书店”犀牛书店向它的会员们发出了告别函。据地铁公司一位负责人透露,陕西南路站厅层商铺的租金相对较高,一般在每平方米每天10元左右—季风续约后的租金,仍远远低于市价。
但更多人不舍得这个开了10年之久的书店。复旦大学教授、上海著名学者钱文忠在2008年10月11日的《新民晚报》上发表文章《假如上海没有“季风”》,呼吁“地铁公司这样的大型国企能够牺牲一些租金,为人们保留一片知识和文化的绿洲”。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社长朱杰人在一场学术研讨会上也呼吁出版界联合起来帮助季风书园渡过难关。
然而当时地铁公司仍然没有给出任何消息。从递交续约方案之后,严搏非与地铁公司见了两次面。“但是两次都没有具体谈到租金是多少。”严搏非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我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每天照常进货、放书、开店。合约是12月31日到期,我就把店开到12月31日,剩下的到时候再说。除此之外,你说我还有什么别的办法?”严搏非说。而他不知道的是,主管部门早已关注并且介入了这个续约谈判。
“我们在9月10日看到《文汇报》相关报道之后就向市里打了报告。季风在国内外都享有声誉,如果它退市,对上海文化大都市的形象影响很大。”该部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他介绍,他们为地铁公司与季风书园做了“调停”的工作。一直到正式签订合约的2月13日之前,双方都“一直在协调”。
“最后相关部门的人来问我到底什么价格合适,我给他们算了一笔账,季风真是无路可退了。于是就按照这个价格定下来再说了。”严搏非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第一财经周刊》获悉,季风书园之前的租约为每平米2.48元,现在新租价涨到了5元。
地铁公司办公室一位负责人以“事情过去了”为由闭口不谈此事。“我们已经以人民的利益为宗旨,那现在的结果已经很好了。”他说。
2009年2月初,季风书园陕西南路店贴出招聘启事,这个“暗示”让老顾客们松了一口气—季风好歹保住了。“续约风波”前后的季风书园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同,新书上架的速度没有放慢;昏暗的走道里一盏盏台灯亮着暖色的光,菊花茶还是8块钱一大壶—这个价格曾让严搏非的很多朋友觉得季风“不会做生意”。梁捷曾向严搏非建议,季风可以卖笔记本、环保袋之类利润较高的小商品以促进营收—像台湾的诚品书店或内地的阳光书房。“但他不屑这么做,他关心的不是这些。”梁捷说。
“我现在只希望季风能好好开下去。”严搏非说。2009年,严搏非计划在徐家汇的某商厦里再开一家季风书园连锁,模式与季风来福士店类似。“开在Shooping Mall压力要小很多,商场方面认为我们的进驻能给它们带来不同的风格,因此租金很优惠。”严搏非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但即便是“较优惠”也意味着一笔不小的支出,新的租价还是让严搏非感到了资金上的压力。
钱文忠觉得严搏非的话里隐藏着一种“淡淡的悲哀”。“很多冷静有时候是无奈,我只能留着它了—好比你有个孩子,它已经不能指望营养、成长,而只需要考虑它是否能活下去。这个时候,你能不冷静吗?”钱文忠说。
“这次有关部门干预是完全正确的,申通地铁让步也很好,但大家都可以做得更好。比如现在退还一些租金,或者索性重新签订合同行不行?有关部门再强势一些行不行?申通公司完全可以和季风联手建设一个文化地标,这件事还能有更好的结局嘛。”钱文忠说。
但严搏非和地铁公司“事情过去了”的态度一样,并不愿意多谈此事。2008年,季风整体收支基本持平,但严搏非很担心2009年的状况。8家季风书店中,有3家在地铁站厅层里。“世博会召开在即,地铁有可能要关闭一些商铺,也可能还有其它状况,”严搏非说,“我们还有很多交道要打。”
联系编辑:fengdagang@china-cbn.com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