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今年的毕业生  

2009-03-24 11: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会把自己描述成什么动物?”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面试官—一位来自东南亚的合伙人突然向陈晓舟抛出了一个问题。
陈晓舟当时就懵掉了。
“美洲豹吧?”他的回答很不确定,这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大型猫科动物,看上去优雅、有力。他盯着面试官的脸看,但是看不出任何端倪。这个经验丰富的面试官表情没有一丝变化。
陈晓舟突然后悔了,他有些懊恼,为什么要说自己是一个这么有侵略性的动物呢!
“Good luck。”半小时后,面试官给了他一个充满仪式感的微笑。
“他为什么不说Goodbye而说Good luck?是不是对我不满意,只能祝我好运?!”尽管德勤的面试结束了,陈晓舟依然在为这些问题烦恼。
现在像陈晓舟一样战战兢兢到处奔波的毕业生到处都是,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2009年中国高校毕业生将达到610万人。他们都像一只只小动物一样,时刻面临公司和面试官的苛刻提问。
陈晓舟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专业应届硕士毕业生,很多这所名校黄金专业的学长们早已成为各大投行、咨询公司的金领,这让他们的学弟学妹们对自己未来的职业之路充满期望。
一家名为“神奇”的照相馆在复旦学生中很有人气,他们提供化妆、服装,使用Photoshop对成片加以美化,不少学生愿意花上两倍多的价格跑去拍照。所有的学生都忙着购置正装,他们对着镜子扣上西服纽扣、再松开,他们满怀欣喜、跃跃欲试,好像心仪的公司正在向他们敞开大门。
陈晓舟也不例外。他曾经在理特管理顾问有限公司(ADL)实习,能力突出,为自己一口流利英语感到自豪。他雄心勃勃,充满自信。他希望能够在外资银行、咨询公司、外资投行找到工作,这意味着6位数年薪加奖金的优厚待遇。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学生们简称其为“四大”)?这并不是他想去的地方,“和投行、咨询公司差了一个档次。”但是作为一个敬业的求职者,他还是轮番投了简历。
事情显然没有想像的那么顺利。陈晓舟发现,自己被拒的次数远远超过之前的预期。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安永,不要说面试,连笔试通知都没有发给他。
学生中间开始流传一些小道消息。经济不景气,不少外资金融机构、咨询公司开始削减校园招聘计划。更要命的是,暑期实习生会占去内部名额,这让普通学生懊恼极了。这些消息逐渐在BBS、内部渠道获得证实。陈晓舟也清楚,自己实习的ADL公司今年也将只发出两张Offer,而去年是6张。
贝乐敏显得更加现实一点。整个9月,这个上海对外贸易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大四学生把上海所有设了分公司的外资银行、大小投行和咨询公司都投了一遍。“每投出一份简历,就多了一份希望。”他说。在他的学校,第一批把横幅拉出来的,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往年他们专业都有不下10人签约“四大”,贝乐敏对它们同样寄予厚望。


2008年10月12日 上海 晴

龙之梦丽晶大酒店,安永上海招募会。
贝乐敏看着经理、合伙人在演讲台上描绘着自己在安永的职场辉煌岁月,所有人都在鼓掌,学生们的眼睛里满是憧憬。
并不是所有想进安永的学生都知道这个消息。只有一小部分人通过在线申请选拔,收到了安永宣讲会的邀请函。尽管安永HR一再声明建议学生通过网络申请,桌子上还是垒起了三厘米厚的简历。
经济危机让四大的业务量锐减,事务所裁员和强制无薪休假的消息,经由前几届学长们的传播,也让学生们的心都悬了起来。贝乐敏特地去询问HR,听说今年招人的数量“和去年差不多”,他才放心地把自己的简历留下。

陈晓舟的第一个目标是英国石油(BP)。公司提供的职位是Trader(交易人),项目工作地点在新加坡。这是他正式递交的第一份网络简历申请(“网申”),在此之前,他为了准备一份文法精彩、简洁清晰的简历,已经花了将近3小时。
金融危机真的来了?学生们只是微微有这种感觉,或者说,他们开始明白一件事,雷曼不能再纳入今年的求职计划单。不过,面对30万元以上的年薪起薪,他们没法不对外资投行抱有期望。是的,即使裁员、减薪,终究还会有人成为金融危机的幸存者,不是么?
瑞士银行、德意志银行、美林、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开始第四次网申时,陈晓舟觉得自己开始适应这种找工作的节奏了。他建立了一个Word文档,保存一些具有共性的开放式问题答案,Ctrl-C加Ctrl-V,稍稍修改,很快就能对付一次网申。
贝乐敏最终并没有成为安永那些精英们的同事。他本以为收到邀请函的人录取机率要比其他人高很多,但事实上,“他们连笔试的机会都没给我!”他开始感受到找工作的第一丝寒冷。
安永合伙人黄文承认,2008年招聘录取比例约为20:1。贝乐敏投出的那几张寄托他梦想与希望的纸张只是1500个简历数据库之一,他第一次成为求职大战中的分母。
Ernst&Young(安永)的标记被贝乐敏从记事本上划去,而接下来,被划掉的还有毕马威和其他两家会计师事务所—前者被面试淘汰,后两者都止步在第一轮笔试。
他的同学的情况也不乐观:全班有8人进入四大最后一轮面试,而最后拿到Offer的仅有两个。在最后一轮被刷下来的人当中,不乏拿到CPA(注册会计师)证书的人。而在往年,如果能进入最后一轮面试,被淘汰的概率并不大。
贝乐敏开始去跨国公司网站上浏览招聘页面并进行申请。为了不遗漏任何一个机会,他在电脑里建了几个文件夹,按照行业把外企分类,其中几乎囊括了在华的全球500强企业,甚至还包括韩国制衣企业依恋这样的中小公司。
可即使在传统制造业公司—通用电气,一位HR也承认,公司今年校园招聘的招人计划已经全部停止。而很多500强公司校园宣讲会只是一个过场。这些消息通过非正式渠道在学生中扩散,他们之间打招呼的用语已经缩减成四个字:“有Offer了吗?”
陈晓舟和他的同学们开始过起少有的规律生活:每天八九点钟起床,去食堂啃完著名早餐—蛋饼,打开电脑,开始一天的求职。浏览信息至11点多钟,他们必须再奔去抢一顿午饭—根据经验,12点半之前,食堂正侧面共四个楼层装菜的铁盘就会被饥饿的学生们吃到见底。没有午睡,下午是他们集中精力投简历、网申的关键时段。此时走在复旦研究生公寓的毕业生居住区,透过微开的阳台门,你总能发现弯在椅子上聚精会神对着电脑如痴如醉的学生。平均而言,一个下午的煎熬可以换来两三次成功的网申。拖着疲惫的身躯熬过例行公事的晚餐,大家终于可以歇一口气—如果当天网申计划结束的话,那时已是华灯初上了。          >>


2008年11月8日 北京 多云

下午3点,叶思锦拦了辆出租车,赶往位于北京西北部西二旗的联想公司总部,此时离她的面试时间还有两小时。刚下车,她就被联想办公大楼门口的人群镇住了。黑压压的一片,全部身着正装,神情严肃。
她定了定神,穿过人群走到工作人员跟前询问具体面试的环节,可名单上居然没有自己的名字!工作人员提醒她,联想设了两个面试点,她该去另外那个。叶思锦顾不上抱怨,打车赶到了几公里外的另一个面试地点。
这里同样是人头攒动。由于是分组面试,叶思锦拿着自己的资料在大厅里等着点名。没多久,她和7个竞争对手被引入2楼一个房间,8个人紧紧地围坐在一个方桌旁,动一动胳膊就会碰到旁边的人。
面试的学生挨个抽选英文考题,没有准备时间,发言从叶思锦身边一个女生开始。对方颤抖的声音影响到了本来就已紧张的叶思锦,她之前那一点点职业自信此刻似乎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的大脑开始短路,结结巴巴,不知所云。更令她窘迫的是,调成振动的手机开始嗡嗡地响个不停。深受打击的她,又不敢接听电话,小组讨论阶段她甚至没有再发言。面试一结束,她就匆匆“逃离”,“就怕被别人认出自己是清华的,太给清华丢脸了。”叶思锦说。

叶思锦曾经是一名记者,而现在她的身份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07届MBA毕业生。与她现在的同学相比,她多少显得有些“不思进取”—她已经在北京有了自己的房子,她希望能够找到一份和媒体从业经验相关的稳定工作。她没有想到,自己辛苦盼来的一次面试会是这样的窘境。
在联想面试时一直振个不停的电话是美孚公司的面试通知,这距离叶思锦向美孚投出简历已有36天。期间她经历了一次全英文电话面试,顺利通过后又遭遇了新的问题—美孚的面试地点定在了上海,招聘的职位并没有公布具体的工作地点。
11月11日下午4点,在上海市徐汇区天钥桥路30号美罗大厦里,叶思锦接受了美孚的群体面试,事先做了充分准备的叶思锦认为自己发挥正常。可是问题依然存在,她自称不是表现欲望特别强烈的人,组内两个上海女生自我表现的能力让她自叹弗如。她觉得希望再次渺茫。
陈晓舟最后也进入到德勤的合伙人最终面试,但还是等来了一封拒信。他至今都不知道一直担心的“美洲豹问题”是不是德勤发来拒信的根本因素。没有人会告诉他错在哪里,他就像走在一个雷区,稍有不慎,全盘皆输。
安永合伙人黄文的态度很明确,简历并不能看出一个应征者的全面素质,面试才是进一步了解的关键。身体语言、表现方式都是他在面试中考量的因素。“我也希望气氛能很放松,前几个问题都不会太严肃。可是确实有学生四肢都绷在那里,表情非常不自然。”黄文说。
学生们怎能不紧张?面对严苛的考官,他们早已战战兢兢。在一场接一场的车轮面试中,他们已经无法判断自己在面试中的表现:有的面试官脸色平静,似乎并没被自己的长篇演说打动;有的充满热情地说出一句话:“年轻人,好好干!”结果常常出人意料,平静的面试官递出下一轮面试的邀请,看上去轻松熟络的HR发来一条拒信。
11月上海松江大学城的招聘会上,非松江校区的应届生们也匆匆赶来,每个展台面前都堆着厚厚的简历。“当时我们预备招3个职位,收到了1.2万份简历;我们公司规模不大,没有精力一份份去筛选再组织几场面试,最后还是靠内部推荐。”参加过此次招聘会的一家软件公司负责人娄华说。
而12月4日在复旦北区公寓体育馆的一场面向本校毕业生的招聘会上,学校给每个学生发放一张入场券,校外的学生垂涎不已,却也只能多方打听复旦有没有同学愿意转让。陈晓舟让室友帮自己排队等候入场。吃完早饭,从食堂出来的他远远就看见体育馆门前已排成长龙。他顺着队伍绕了体育馆半圈,才看见已经排到住宿区通道的室友。
现在,每个周末贝乐敏都会穿着他那件高中的校服西装满上海跑—不是在笔试,就是在面试的路上。他在这个城市长大,一直以来都认为市区就是一个弹丸之地,而几个公司跑下来,他忽然觉得上海大了很多。
陈晓舟也一样,整个12月,一套价值2000多元的西装和电脑包,陪着陈晓舟走过各家银行、公司的面试办公室。他提前将简历、身份证、学生证装好,将手机调成振动。仔细扣好藏青色西服的纽扣后,他开始敲门。


2008年12月22日 上海 多云

气温已经降到零下。不过,陈晓舟觉得在今天的交通银行面试中表现不错。
英文面试不会有什么问题。经历过一轮轮外资公司的轰炸,国有公司这种英文聊天对他来说已经算是轻松。
在接下来的处长面试里,面试官是两男一女,其中一位做面试记录,一位女性面试官正在摆弄手机。
“我们压力很大的,你行不行啊?”
“哪里压力都会很大,我肯定会做好的。”
“我们压力真的很大的!”
陈晓舟笑了:“那我只好再表表态喽。”
这显然不是一场紧张的面试。女面试官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说,甚至还接了个电话。不到10分钟,面试结束。

圣诞节将至。往年此时学生们会偶尔开开荤,呼朋引伴去过一个开心的洋节。今年的圣诞夜,叶思锦又照例跟同学们聚在了一起,只是聚会时的话题变得严肃许多。他们有时恨自己生不逢时。
已经面试过的公司迟迟没有下文,接到的面试通知明显减少,叶思锦和同学们每天就盼望能接到陌生电话。
在复旦日月光华BBS上,总是有人发贴相互询问,你>>的归属地是哪家公司。更多的人仍然在等待。
两个月前,贝乐敏曾深信两次一等奖学金、背景过硬的实习公司会给他带来不少好运气,但是如今他只能看一封封拒信塞满邮箱、听HR礼貌而冰冷的声音多次在耳边响起。他没有其它办法。他的面试经验已经能为学弟学妹们写一部“面经”了:有全英文面试半小时的,也有两个问题就把自己打发了的面试一轮一轮进行,现在,有机会面对最后一轮面试官的,只有工商银行了。
2009年1月,最后一家银行的最后一轮面试。
贝乐敏所在的小组共有6个人。第一个环节自我介绍,室内空调开得很足,坐在下面的贝乐敏仍有些微微颤抖。他每听到一个,都觉得希望减少一分:同济大学的那个是院学生会主席;交大的那个获得过特等奖学金,还当过同传翻译;第三个是同校的战友,曾经在花旗实习轮到他自己上台,面对眼前的强劲对手,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想法。他甚至开始挂念下午的那场面试—那是一家小企业,老板是校友,他在电话里告诉贝乐敏,公司太小,而以贝乐敏这样的简历,应该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的。
3天后,贝乐敏拿到了工行的Offer。拿着电话,他先是一愣,然后就决定立刻签下。在近4个月的求职过程中,这是第一个Offer,也可能是他可以拿到的最好的Offer。
陈晓舟1月5日也领来了第一张Offer,来自交通银行。15天后,中行通知他被录用。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他的烦恼进入到更高的层面—在Offer间作出取舍。
他花了一周时间思考比较。由于中行需要经过一年轮岗,之后再确定职位,陈晓舟最终选择了职业前景更为明确的交通银行,尽管每月薪水比中行要低500元。他打听到,交通银行的人际关系也更为简单。这对初出社会的他而言是个不错的起点。
他们周围的同学仍在忙碌着。这不是个顺利求职的好年头,陈晓舟很羡慕上一届的毕业生,他记得2008届经济学院硕士中有4人签约中金公司,今年这个数目降了一半;更糟糕的消息来自外资投行—今年它们的招聘计划已经基本结束,而经济学院学生和它们的签约人数为零。
贝乐敏所在的班级共50人,1月,有2人签约四大会计师事务所,4人签了银行,其余仍旧在投简历或面试。3月份,贝乐敏班上银行的签约人数增长到6人。此外,这个班上有1/3的同学准备出国深造。
叶思锦所在的MBA班级有60人,截至到3月初其中已经签下Offer的不足20人。叶思锦坚持一定要在剩下的3个月时间内把工作定下来,“坚决不能拖到下半年。”
(应采访对象的要求,文中陈晓舟、汪安华、叶思锦为化名)

 


翰威特的实习生


一波三折之后,张韫黎终于挤上了翰威特实习工作的末班车。


文|CBN 记者 昝慧昉

 

在收到翰威特咨询公司(Hewitt)拒信的一瞬间,张韫黎觉得自己的血都凉了。
近一个月的应试准备,1次笔试2次面试,她对翰威特提供的这个职位抱着巨大的期望,现在,之前的努力似乎要化为泡影了。
面试官、提问、案例分析这些场景在她的脑海里飞速地旋转,宣讲会的时候她得到了公司给出的两个玩具熊礼物中的一个,一面、笔试也顺利通过了,究竟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她还清晰地记得2008年11月1日第一次面试时的场景。
告诉自己保持微笑,张韫黎伸手推开面前小会议室的门。类似普通两人餐桌大小的会议桌旁,等待她的,是同样面带微笑的面试官唐斌地—翰威特华北区副总经理兼咨询总监。
“我看了你的求职信,说是因为妈妈的希望,所以想去上海工作是吗?”面试官抛出的第一个问题让张韫黎绷紧的神经立即放松下来,思路也越发清晰。
整个面试下来,她感觉更像是在跟面试官聊天。
当天的表现让这个北京大学心理学系研究生感到满意。尤其是面试结束后,唐斌地亲自将她送出会议室的举动,更像一面代表成功的红旗般鼓舞了她。当然,在唐斌地看来,这一举动除表示对面试者的尊重外,不具任何特殊意义。
面对渴望的东西,人们总有些紧张。平日里晚上12点前张韫黎总是能进入梦乡,可在面试前夜,她却迟迟无法入眠。她希望能抓住这次机会。
翰威特是HR咨询公司中最早来到北大做宣讲的,2008年翰威特把开始校园宣讲时间定在了10月,这至少比2007年校园宣讲时间提前了两个月。校园招聘在华北、华东、华南三地展开,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是翰威特在北方区开展校园宣讲的4所学校。
张韫黎8月份确定HR咨询公司为自己的一个求职目标。在此之前,张韫黎参加了专门的求职培训课程,通过一系列的测试分析,清楚地了解了自己适合的行业和优劣势所在。之后,她开始积累行业知识、划定自己最想去的公司、研究公司背景和特点,并制作了专门针对人力资源行业的简历。
在张韫黎积极准备的同时,翰威特咨询公司大中华区人力资源总监朱缨和她的同事们也开始为校园宣讲做准备。
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大公司们纷纷缩减甚至取消校园招聘名额。不过,翰威特华北区副总经理唐斌地表示,翰威特清楚这场危机必定会对中国造成影响,但公司认为人才的可持续性是必须的。翰威特没有限定必须招聘人数,实际入选名额完全由学生的品质决定。
10月的宣讲会上,凭借一个涉及翰威特核心理论的精彩提问,张韫黎得到了全场送出的两个玩具熊礼品之一。在宣讲会结束后,她还要到了两位宣讲人的名片。离开会场,张韫黎相信自己的表现足以得到一个笔试的机会。
不过,10月19日,周围有同学陆续接到了笔试通知,属于张韫黎的却并未如期而至。眼看就要错过北京的笔试机会,焦急的张韫黎把自己的担心和求职信一起E-mail给了之前要到名片的宣讲人。
当天晚上8点,张韫黎终于接到了翰威特HR参加20日人民大学笔试的通知。
竞争显然异常激烈。作为全球领先的人力资源咨询机构,在翰威特开展校园招聘的每个大区,每年都能收到上千份简历。通过简历筛选,能进入笔试的只有100到200人。这些人当中的40%通过笔试后进入第一轮面试。能通过一面,进入二面的只有20名左右。每年每个大区最终能获得Offer的幸运儿仅有10名左右。
翰威特大中华区人力资源总监朱缨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为了公平起见,翰威特在面试前会设计好框架统一的面试提纲,以保证用同样的标准和尺度选拔人才。学生被要求通过行为访谈法,用过去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实事例去证明自己的特点,面试官则会在一份包含经验、能力、态度、知识、技能五个大项的考核表中为其打分。
在首次面试前三天,唐斌地拿到了张韫黎的简历和笔试答卷。化学专业本科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工作了两年,负责研发,对公司运作有一些实际经验;后又考入北大攻读心理学硕士学位;在校期间也参加了一些项目的调研。通过初步了解,唐斌地认为张韫黎的经历对她从事咨询行业是有益的。
11月1日,对所有学生的一面结束当天,面试官们坐在一起,互相交流各自面试过学生的表现。他们讨论各自组里有什么样优秀的人选,有些面试者存在什么样的问题,以及在下轮面试的时候要注意观察的行为、问题。张韫黎的表现在所有面试的学生中处于中上水平。唐斌地对她的一面表现也比较满意。
张韫黎顺利进入二面。11月1日当天晚上8点,她接到了参加二面的通知和二面时要分析的案例资料。
根据资料收集数据、分析制作PPT并在次日面试时现场分析讲解—这是张韫黎之前从未接触过的题目。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做准备,光是数据收集已让她有些手忙脚乱。到了第二天的面试现场,面试官也换了人,不苟言笑,现场气氛非常严肃。这让张韫黎心里有些打鼓。直到面试结束,她才知道这样做是为了测试抗压能力。答辩中,张韫黎的PPT虽然全面却不够深入,她的推理也显得不是很流畅。
3天后, 11月5日早上11点,翰威特的拒信不期而至。
在经过短暂的慌乱后,她反而镇静了下来。
张韫黎决定马上给二面面试官写邮件请求反馈。信发出后,她就一直守在电脑旁。熬到下午一点,她辗转又要到了一面面试官的手机和邮箱。她流着泪开始写信,讲述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
信中没有抱怨,她更在意自己失败的原因,想要找出改进的方式。张韫黎的真诚和执着打动了唐斌地,加上一面时不错的表现,他决定给她一些额外的指点。于是,张韫黎接到了唐斌地的电话,让她写一篇对面试的总结回顾,把这次经历当做是一次学习。
这篇用心写就的总结后来被唐斌地转给了他的同事们,并最终为她赢得了机会—第二次案例面试。张韫黎吃一堑长一智,收集了两份接到Offer的同学的二面PPT,做对比改进。
11月10日,张韫黎第三次踏进翰威特的会议室。可以容纳30人的大会议室里有包括唐斌地在内的4位面试官等着她,另外还有一位面试官也通过电话加入进来。
张韫黎的表现没有让他们付出的时间白费。“我们第一轮录取没有考虑她,但她锲而不舍,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我们也非常感动,所以后来又额外给了她一次机会。第二次的案例分析做得非常出色。”朱缨表示。不过,她称这一次是破例,类似的情况在翰威特很少出现。
现在,张韫黎已经开始了在翰威特的实习生活。对她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联系编辑:Renxuesong@china-cbn.com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