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雅虎裁员遭2.0式直播  

2008-12-18 17:3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裁员工用最2.0的方式“全球直播”裁员遭遇和感受。对一直试图贴上2.0标签的雅虎来说,真是最尴尬的时刻。

  文|CBN记者 骆轶航

  12月11日,雅虎一下子变成了世界上最尴尬的公司。

  这家“老迈”的互联网公司,近年来为了向外界证明自己依然保有创新和活力、未落后于新一代网络风潮,一直在斥巨资频繁收购各类Web2.0网站,就连在跟微软谈判的空挡,类似的收购也没有停止过。 
 
  雅虎成功地打造了一个2.0的外表,而到头来,除了其被冲得四分五裂、毫无焦点的业务外,几乎没有很大的收获。甚至,在它宣布裁员之后才发现,原来2.0根本就是难以驾驭的玩意儿,还被其大大地耍弄了一番—就在雅虎启动裁员的第二天,这件本该保密的事情的一切细节几乎以直播的方式传遍了整个世界。

  雅虎在过去那么多年辛苦获得的东西,现在却成了无用之物。它旗下最知名的2.0网站—图片分享网站Flickr的首席设计师乔治?奥兹(George Oates)被裁掉了。Flickr是雅虎所收购的众多网站中为数不多的亮点,也是它最具Web2.0特质的资产—就在1个月前,它的图片上传数量突破了30亿张,成为Facebook之外全球最大图片社交网站。而Flickr简约的界面和干净的设计风格,从它创建一开始就拜奥兹所赐。在被雅虎收购之后的几年间,包括创始人Catherina Fake和Stewart Butterfield在内的一大批元老都辞职离开了,只有奥兹还在坚持着。这次,他却被雅虎裁掉了。

  乔治·奥兹被裁的消息,是被一位科技博客Scott Gilbertson在12月12日的清晨率先透露出去的—它随即被无数的个人博客转载,并把链接贴到了Twitter(一种迷你博客工具,每条讯息不超过150字)之上。12月14日,这条标题为“雅虎继续裁员,Flickr首席设计师出局”的消息在Twitter上被援引至数千条。敏感的人们运用各种Web2.0工具交换着彼此对雅虎的绝望—它连Flickr都放弃了。他们觉得,在这次裁员风暴中,雅虎并不仅仅甩掉了包袱,它甚至可能正在毁掉其旗下最有价值的Web2.0资产。在这个涉及到公司存亡、什么也顾不得的时刻,雅虎最终露出了它的真面目—那是一张1.0的脸。

  人们带着讥讽的心情,偷窥着这个赤裸的雅虎。在裁员持续进行的几天中,SNS社区、博客和Twitter上不断地滚动更新着各种关于雅虎裁员的信息,并像病毒似的传播着—某种程度上,自从前雅虎副总裁布莱德?加林豪斯(Brad Garlinghouse)那份被称作“花生酱宣言”的内部备忘录(它抨击了雅虎的现状就像抹花生酱一样,收购太过频繁、精力过于分散、焦点不够明确而影响到了原来的业务)在网络上被泄露之后,人们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近距离观察它了。

  早在裁员开始的前一天,一份名为“雅虎公司机密,请勿转发”的“裁员指南”文档即通过网络社区迅速传播。文档中包括经理们和被裁员工进行沟通的应该具备的语言技巧,包括如何开始谈话,并指出谈话的注意事项,比如“不要谈论任何个人问题,直切裁员主题”、“不要试着去回答被裁员工‘为什么被裁的是我?’”。此外。它还提醒经理们在与被裁员工面谈时一定要控制住个人情绪,千万不要说“谁知道我会在雅虎呆多久”这样的话;当然,对遣散补偿进行协商或任何企图推翻补偿协议的做法更是不被允许的。

  而真正在这场Web2.0群体行动扮演关键角色的,是身处雅虎裁员漩涡中心的员工和前员工们,他们让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直击了雅虎的最脆弱时刻—当然,这也是他们本人最脆弱的时刻。

  雅虎员工艾米丽?威斯特(Emily West)在裁员当日的所作所为和情绪波动似乎是这个群体的代表:在12月10日清晨走进办公室之后,她开始用Twitter记录这家令人绝望的公司在这一天里承受的一切。第一条消息是:“经理们已早早到岗,电视台的记者们也候在门外。裁员正式开始”。

  1小时后,艾米丽发现东海岸她熟识的几名同事的名字已从通讯录上消失,与此同时,办公室各个房间的门上已被贴印好的裁员标志。一些事实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艾米丽在Twitter上告诉她的朋友们和她的朋友的朋友们:相当于4个月工资的裁员补偿金根本是个谣言。

  又过了1个小时,艾米丽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一名两个月前刚刚入职并经过她培训的员工走进了宣布裁员的办公室,紧接着一名曾推荐她加入雅虎并曾与她亲密共事的同事离开了,她流下了眼泪。这时,她开始变得绝望,甚至后悔早上为什么不带一瓶Baileys烈性酒来办公室。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们看到了艾米丽在Twitter上的一连串记述—在金融风暴中同样无所依凭的人们分享着雅虎正在经历的痛楚与动荡,伤感的情绪通过人们在互联网上不间断地传递迅速地弥漫全美,甚至跨过大西洋和太平洋,传递到欧洲和亚洲。彼时,雅虎1500名被裁员工的遭遇随时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甚至已经发生过了。有人开始在Twitter上给艾米丽留言,认为她这么做于事无补且给自己徒增笑柄,但她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她当然不必在乎这一切了:46分钟之后,艾米丽自己走出了雅虎的办公室—她的现场直播也到此结束。

  在艾米丽离开雅虎办公室之后的几个小时,越来越多的雅虎员工和他们的朋友开始用Twitter传递着当天发生的一切—现在你已经能在Twitter上搜索到至少数千条关于“雅虎裁员”的消息:一名Twitter ID为“pollyr”的雅虎员工说,他的经理刚刚被裁掉,紧接着他也被裁掉了,而他随即又看到另外两个自己所在团队的员工离开了办公室另一名被裁Twitter ID为“djksar”的员工已经开始为他和他的“难友”们寻找着下一步的出路:“今天是令人悲伤的一天,很多朋友都被裁掉了,如果您正在招人的话请联系我,我们中有开发人员、市场推广人员。”

  也有一些“幸存者”冲淡了这种越来越令人绝望的情绪:一个ID为“hitsman”的Twitter表示,他在这次裁员中他平安地过关了,他勉慰那些被“立即生效”裁掉的人们保重自己,振作精神。另一名在哥伦布市办公室的雅虎员工在Twitter上说,目前他所在的办公室一切如常。而在经历了一场被2.0张扬的裁员风波之后,没人说得清雅虎的常态应该是什么样子、又如何能做到一切如常?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