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让windows好看一点  

2009-03-17 10:2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微软的Vista操作系统也许是一款令人遗憾的产品,但也不至于一无是处,它的操作界面和各种图标至少比以前养眼多了。
要拿捏好这一点并不容易,遍布全球的使用者或许有人某一天会突然忘了怎么驾驶汽车,但怎么也不会忘记Windows的布局和操作方法,任何贸然的改动都会面临风险。另一方面,人们又总是抱怨微软枯燥的操作系统过于令人审美疲劳。
于是2008年2月的时候,一个实习生在微软设计团队的一次讨论会上直截了当地问道:“是否能将斯皮尔伯格的御用电脑特效师请来为我们做设计?”当时会议的主题是“微软应该聘用什么样的设计师”。
后来的事实表明,那位年轻人的提问并非异想天开。微软亚洲工程院设计中心(Microsoft ATC Design Studio,简称ATC)的设计总监David Vronay不久又仔细看了一遍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少数派报告》,然后下定决心挖一次这位大导演的墙角。
两个月后,《少数派报告》的视觉特效制作人Will Robins已经来到中国北京的ATC报到,并负责视觉特效设计。他发现很多同事和他一样,来自和软件设计截然不同的领域:有的曾做服装设计,有的干脆是爱好画画但专业是数学的人。
但别指望Will的到来能让微软推出一款科幻风格的电脑操作系统。David Vronay给他增加了难度,希望他能在方寸之地中展现那些奇思妙想。“我们不想让用户从头开始学起。”David说。他知道微软的很多用户虽然厌倦了Windows的界面,却也同时培养起了习惯—他们知道开始菜单就在屏幕的左下角,垃圾桶就在桌面上,照片文件夹中能够预览到存放的照片。诸如此类。
“其实设计的本质都一样,要在很多限制条件下设计出让用户满意的东西。”David说。他12年前离开苹果来到微软,现在的工作就是和同事们一起为微软各种产品进行设计。
正是在这种思路的引导下,微软操作系统界面的改善看起来有点小打小闹。Windows Vista和Windows 7换上了比Windows XP更为柔和的色调和亮度。越来越多的人会对着电脑坐上一整天,有些色彩让他们感到紧张和疲劳。那些让人感觉舒适的色彩被做成图标挂在了设计中心的墙上,提醒设计师们使用。
不同国家的风俗习惯和历史也会成为这些设计师们的限制。Windows中的传统游戏扫雷就让设计师们苦恼了一下。原因是,不是所有国家的人们提到扫雷都会觉得有趣。例如二战时意大利境内埋下了很多地雷,直到现在,未被扫尽的地雷还会发生爆炸而让人丧命。因此意大利人面对这个游戏并不觉得轻松。设计师们只好将意大利版本扫雷游戏中的地雷改成花朵。
“设计中每一个决定都有其原因。”David说。他相信用习惯Windows 7之后的人再回头去看XP等更老版本的Windows时会发现,所有这些变化都是有价值的:“这是Quiet Revolution(静悄悄的革新)。”
不可否认,这些限制让这项看起来有无限创造力的工作变得琐碎。设计师余皓月在Vista的设计中所做的工作是将每个图标的格式从位图变成矢量图,然后和同事们一起看这些图标在界面上是否对准。这个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设计师必须忍受其中的单调。日复一日工作下来,他们对一个像素的偏差都能看出来。“火眼金睛。”余皓月调皮一笑。
余皓月同时还负责微软另外的游戏设计工作。他的桌上除了两块硕大的屏幕之外堆满了各种玩具:古怪的棋和扑克,装在大盒子里的PC游戏,甚至还有一个手鼓。这些东西据称能带给他灵感。
这项工作的限制在于,他设计的是休闲类的小游戏,他试图不论是从界面还是游戏过程都让人觉得放松。“这和大型PC类游戏不同,那些游戏可以有复杂的情节或者沉重的历史背景,但是休闲小游戏的目的就是轻松。”余皓月说。
最重要的是,他在草图上画出的那些小游戏必须是程序员能实现得了的。在这一点上,Vista设计过程中所经历的琐碎帮了他的忙。那段经历让他知道何种设计是能通过代码实现的,而哪种不可以。他记得David很久之前和他说过:“设计和艺术创作是有区别的。后者是表达自己的观点,而前者则要满足一定需求。”
现在,余皓月将自己的天赋放在游戏设计的草图上。当其他没有设计背景的游戏设计师用整篇文字来表达某个游戏创作的意图时,他会手绘出一张张的草图,来告诉人家他想象中的游戏是什么样的。
这种可视的“说明书”在进行游戏设计的头脑风暴中有用极了。余皓月和他的同事每周都会对一个游戏主题进行每周一次的头脑风暴。设计师、程序员,以及整个大楼中对游戏感兴趣的微软员工都会来参加这个会议。一张张游戏草图在每次讨论后不断被修改,以帮助每个人理解这个游戏表达的意思,以及可实现程度。一般在四次讨论之后,余皓月和程序员能很快将某个游戏实现出来。现在MSN和Windows7上的一些小游戏就是出自余皓月的头脑风暴。
至于Will Robins,这个曾经在好莱坞为科幻电影设计特效的设计师,他闪转腾挪的空间也不会比余皓月大到哪去。他会负责微软新一代触摸型茶几电脑Surface和其他产品的视觉特效。ATC设计中心的一间办公室专门被设计成家居环境—沙发前放一个茶几状的Surface,对面的电视机和Xbox相连。每周会有一些测试者来到这个房间中,玩一玩微软的各种新产品,以帮助微软判断这些新产品的材质或者界面是否让人感觉舒适。可以说这些测试者会比Will这个颇具名望的设计师有着更大的决定权。
“我相信Will会适应这种设计方式。因为即使是做电影特效,也要受制于电影情节或者特效的预算。”David说。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