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婚恋理财学  

2010-01-25 16:0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婚恋理财学 - 第一财经周刊 -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你有留意过婚姻与恋爱故事里的理财学吗?

文|CBN记者 崔鹏
插画|陈杨

 

      你的爱情值多少钱?没错,这是个很庸俗的问题。一般这种句式会经常出现在一些网络论坛里,当某个人无奈地发出“爱情这玩意值多少钱”的感叹时,多半就是他的爱情被金钱击败了;此外,你的朋友在小酌之后也可能满脸通红地向你说出这句蠢话,那你还得小心点,他八成就要开始向你开口借钱。这些人都认为自己的爱情是被金钱击败的,似乎金钱和爱情是一对死敌,其实,我很怀疑即使没有金钱来捣乱,他们的爱情恐怕也是失败的。
      为什么?因为持有这种论调的人总喜欢把别的人物化,他们经常忘了他们谈论的对象也是有智力的。让我们来关注一下美女的想法吧,就像玛丽莲·梦露在《绅士喜欢金发女郎》里说的:“你不知道男人有钱和女人长得美一样么?你不会因为男人有钱就和他结婚,但碰巧你喜欢的人很有钱,那不是也很好么?”看,当她不爱你的时候,很大的概率不是因为你没有钱,而是因为你不够可爱。
      当然,如果你爱上个有钱人,你的爱情会有个好价格—要是有钱人也爱你的话—那么在婚恋市场上,到底潜伏着多少与“理财”相关的学问呢?让我们来从投资理财的角度计算一下,但愿这是个有趣的话题。
 
 
01
最好和有钱人结婚
      要提高爱情的价值,最重要的一点是和有钱的人相爱,这还用说么?如果你不愿意和你看不顺眼的人在一起,那为什么会愿意和财务状况糟糕得令你揪心的人在一起呢?
      让我们先来看看名人的例子,著名的菲利普·费雪和他的儿子肯尼斯·费雪就是受益于他们家族有价值的婚姻的典型代表。因为菲利普的姑妈卡罗琳嫁了有钱人,尽管她是在婚后才慢慢爱上她那有钱的丈夫的,但这个婚姻的剩余价值让费雪家族得以出了两名杰出的投资大师。肯尼斯·费雪非常以此为荣,他在投资者教育中也提到婚姻是一个可以让人改变财务状况的杰出捷径,在他的恋爱经里还特别提到要想找到有钱人需要注意以下五点:
1 选对地点:要去到经济发达地区,因为那里富翁比率会更高;并且要找那些当地法律对婚姻中的财务持平均主义态度的地方。
2 多去有钱人出没的场所—其实,记者很有这个先决条件,我以前的一个同事就和她的采访对象,一个国外巧克力大亨产生了爱情,我发誓这是真的。
3 别太在乎年龄问题。
4 签订婚前协议,度量好自己的身价,有要求婚前就提出来。
5 不要做蠢事,这涉及到道德风险和法律的问题。

 

02
免费的性的定价问题
      你能不能这样做呢?比如你喜欢上某个女孩,她是在一个聚会上认识的或者她就坐在你新就职公司的同一办公室里,她看上去对你也不反感,第一次约她喝杯咖啡时,你们交谈得很愉快,第二次,也许你们之间已经有了一些亲密的动作,第三次,你期望和她共度良宵时—如果你偏保守,可能会觉得我叙述的进程太快了,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当我说的是第四次或者第五次约会吧,反正我只是举个例子—你从口袋里掏出了500块钱,“这是给你的,你可以今天留下来陪我么?”那个女孩会怎么样?她很可能会叫你“混蛋”然后再把钱摔到你脸上。因为,你似乎侮辱了她,她更需要那种“免费”的性。
      我们把关系分为两种,一种是社会性的,另一种是市场性的。在社会性关系里,如果A为B做了什么事并不期望立刻在经济上得到回报,而是渴望B以另一种行为来回报自己,而这种回报,公平地来说,最好和自己为B所做的事在效用上近似。当然,我们所说的爱情肯定是包括在社会性关系之中,但是由于效用“相同定理”,那么我们似乎也不难给它估个价格。
      假设一对身体健康的男女,他们的婚姻证书在法律上应该含有这样一层意思,双方在婚后要接受对方提出的共度良宵的要求,而由获得收益多的一方向另一方补足差价,这个差价是参考当地收费的性的价格决定的。当然这个差价不用赤裸裸地以现金的方式一次性付帐,而是用同等效用来补足—如果,这种关系每次用现金结帐,那么全世界的GDP肯定能上一个新台阶—在一般情况下,由于双方的共度良宵要求差不多,所以这种“免费的性”长期价值为零。
      当然根据这个原则,要对爱情下手的公司人可以有套利的机会,比如由于对免费的性的补足差价往往是一次性付账,所以长得越丑应该在爱情收益上越呈现正收益。
      在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一次社会学调查中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他们调查了1000个家庭,统计结果是,越有魅力的男子挣钱能力会更差,而丑男人的挣钱能力会更强,这其中主要原因是稍丑的男人需要挣够更多的钱来补贴由于丑陋给婚姻和爱情带来的差价。当然这种便宜也得占得有个限度,没有几个人愿意和可以使人做噩梦的人同床共枕。

 


03 一场高成本拍卖—追求的成本总是那么不合算
      在“婚恋市场”上还有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值得说一说,那就是你在追求一个人的过程中要花费的费用。其实这部分费用和爱情或婚姻本身并没有直接关系,它有点类似于在1980年代中国安装电话时要付给电话局的初装费。
      几个人追逐一个异性的状况类似于一种拍卖,但它又不同于普通的拍卖,普通拍卖只需要出价各方都提出自己的价钱,然后价高者获得,价低者退出。
      虽然这个过程里也会产生“赢者的诅咒”这种问题—在拍卖中,胜出的一方往往要付出超过拍卖物实际价值的价格—但是对出价失败的参与者而言,并没有什么损害。
      可是在与众多追求者竞争某个恋爱对象的这种“拍卖”中,不管是获胜的还是失败的,他们每次的出价都不能被撤回,这就是说,虽然你没有能追上你梦寐以求的女孩,但也不太可能会厚着脸皮向她公布你送她礼物的清单,从而要求她以二手货价格把现金返还给你一样。
      假如现在有两个男性在同时追求一个女性,而获得这个女性芳心的使用价值为100万,甲男先出价10万,乙男出价20万,如此类推,两个人轮流加价。
      当甲男总共出价已经超过100万的时候,即使他是个理性的追求者,意识到再继续竞价会使得自己出现亏损,他还是会继续竞争的。这是因为他不能忍受以前投入成为沉没成本,也就是说,他会想如果现在放弃,以前的投入就全白费了。而且如果继续竞价下去虽然会亏损,但是如果能够在最终竞价中获得胜利,那样至少也会让损失变得小一点。因为大家都可能持有这种心理,所以如果一旦陷入争夺爱情的竞争,对于所有竞争者来说都会是不经济的。
      那么,最理性的办法可能就是根本不参加这样的竞价,对于那些有初装费的爱情最好离远一点。在这一点上,爱情竞争和投资非常类似,最好的企业是具有相对垄断性的,靠价格战的企业肯定不是有垄断性的企业。

 

04 美丽是最不良的投资
      如果爱情是建立在有一方很漂亮的基础上,而另一方又愿意为这种赏心悦目支付高额费用的话—也就是有钱人凭借自己的财务优势,以寻找漂亮的异性为目标—那么这将是一个最不值的投资。因为美丽必然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贬值的。举个例子,一个成年女性从很能吸引异性到完全没有吸引力,大概要经过多少年?粗略一算大概25年吧,这已经够宽容的了,可即使是25年恐怕这个女士也需要夜以继日地往脸上身体上涂抹或注入各种各样的化学品,以让自己从表面上看起来更年轻一些。如果按照会计中比较简单的直线折旧法,那么魅力值为100的女性,在25年里每年要“折旧”4个魅力值,如果有哪个富翁为了这个魅力十足的女孩甘愿投入1000万,那么每年折旧就损失了40万,这还不能把维持这种魅力的资本投入算到里边。
      但是如果投资到“钱”上面呢?恰当的投资,现金的收益率应该是能够跟得上通货膨胀的。假定我们比较谨慎地以3%来计算通货膨胀率的话,那么当初购买“魅力值”的1000万在25年后就可以变成2093万,而魅力呢?已经羽化得无影无踪了。所以出钱购买美人的芳心是最不合算的买卖,不是美人的青春无价,而是出价方毫无价值观念。所以巴菲特说过,有钱以后找个漂亮花瓶女人是失败者的做法。更何况现在科技逐渐发达,美丽已经不能成为稀缺产品了。
      插一句题外话,如果真的想在美丽方面投资,就投资那些造就美丽的可投资品,这些东西因为大家对美丽的竞争会获得很高的溢价。比如你宁可投资到美容医院和美容连锁店,虽然这种公司很容易出现那些粗糙混乱的管理,但它们也比那些模特公司、靠美丽明星挣钱的电影公司好得多,因为后者的管理照样容易混乱。
 


05 从博弈论来讲—感情需要经济来弥补
      爱情随着时间流逝是会消失的—当然,这里边不包括我和我老婆的爱情,因为你知道么,她会看我们的杂志的—如果从人类的自然属性来看,人们都有随着爱情的消退寻找新伴侣的欲望,那这样,人类的爱情很可能陷入一种囚徒困境之中。
      囚徒困境大概是这样的一个例子:警方逮捕甲、乙两名嫌疑犯,但没有足够证据指控二人入罪。于是警方分开囚禁嫌疑犯,分别和二人见面,并向双方提供以下相同的选择:
      若一人认罪并作证检控对方(相关术语称“背叛”对方),而对方保持沉默,此人将即时获释,沉默者将判监10年。若二人都保持沉默(相关术语称互相“合作”),则二人同样判监半年。若二人都互相检举(互相“背叛”),则二人同样判监2年。
      两个囚犯最理性的选择应该是互相都不背叛,他们只会被判半年徒刑,这就是我们以前多次提到的一种帕累托最优;而囚徒很可能都是自私自利的,他们都担心对方背叛,而使自己受到更大损失,所以在这种囚徒困境里,一般囚徒都会选择背叛,这样他们可以获得次优选择,也就是两人都被判2年徒刑,这是所谓的纳什均衡。
      在爱情消散的人之间,也存在类似于这样的困境。我们还采用“背叛”这个说法,但用“痛苦”代替徒刑,那情况就应该是,如果两个人中有一个采取背叛的态度而另一个没有背叛,那么情况是没有背叛的人会很痛苦;两人都不背叛那就是两人都没有痛苦,而两人都背叛虽然会痛苦,但是痛苦程度远远比不上自己忠诚而遭到对方背叛的痛苦程度深。在这种情况下,婚姻中的纳什平衡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结局,也就是常见的分道扬镳—博弈论的天才纳什本人的婚姻似乎就不是那么幸福的。
      为了避免这种“必然”分道扬镳的出现,所以在与婚姻相关的法律中才会出现对背叛者的惩罚。比如,对于一方背叛另一方的家庭,在法律规定上,会把大多数财产分给未背叛一方,而即使是双方都背叛,很可能也被要求在财产上平分。如果要平分财产,就需要把很多资产变现,这种变现会把很大一部分钱交给了变现中介或者以税的形式交给了税收当局。这在一定程度上从财务角度矫正了很可能走向纳什平衡的婚姻和爱情。你要不想损失大量财产的话就老老实实地过!
 
 

06 卖掉爱情或者离婚,怎么样?
      如果你只是为了钱结婚,当然会产生很多道德成本和道德风险。我们经常看到亿万富翁和年轻漂亮的女孩结婚,当然也有亿万富婆和年轻英俊的男士结婚的。没办法,这就是生物选择,我们总是会关注那些不值钱的“资产”。除此之外我们也常会看到一些令人心惊肉跳的报道。比如,玛格丽特·丽秀,她从她的第一任丈夫手里继承了《康郡时报》和一些刊物的所有权。她65岁时再婚了,第二任丈夫是一个40多岁的职业牛仔。果然不出所料,不久消息传来,那个牛仔说丽秀死了,她的尸体在8英尺深的水底里找到,据牛仔说她喝了两瓶香槟和啤酒,然后去游泳了—这个牛仔真是做事很有效率。
      如果是离婚呢?会得到一个好价钱吗?世界上最好的离婚地是伦敦,因为在那里法律总是支持婚姻中财务状况更差那一方,这种判决思路源自2000年的一次判决,从那以后英国上议院认为应该将平等定为判决首要原则,这里说的平等就是财产一人一半,即使有婚前协议也不一定管用。在美国,还有九个州的保持判决中认定夫妻财产分开,婚前什么情况,在婚后还是什么财务情况。 而在中国,最方便的方法大概是隐藏财产,因为我们的信用系统还不能达到完全共享呢。
联系编辑:fuqiaolin@1cbn.com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