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视频史前传  

2010-03-19 11:19: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视频史前传 - 第一财经周刊 -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视频网站的拓荒时期结束了。自由而混乱、充满想象力而偏激、没有固定规则但是也没有商业前景的拓荒期结束了。未来是沉寂,还是会有另一个更有爆发力的空间?

文|CBN记者  谢灵宁 张晶
CBN实习记者 袁园 杨健楠
制图|戴喆骏

视频史前传 - 第一财经周刊 -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01
“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

几乎一夜之间,视频就成了“The big game”。每个主动出击的创业者都能体会到拓荒的热情和不断发现新市场的快感。

  2004年10月初,王微和他的荷兰籍好友Marc去上海郊外打球。回来的路上,Marc问王微,你听过Podcast(播客)吗?王微没听过。他问:那是什么东西?
  那个时候iPodder软件刚刚发布不到两个星期(“播客”初期需要借助这个软件与一些便携播放器相结合而实现)。全世界的Podcast电台还不到10个。Marc拿着他的iPod,给王微听了几个节目。他们讨论了一路,都觉得这个东西很酷—Blog给了大家文字的话语权,而有了类似于Podcast的东西,我们就有了声音的话语权。王微说,我们给中国也开发这么个东西吧。五个月以后,中国最早的视频网站土豆网诞生了。
  当时王微还在担任贝塔斯曼集团总部的企业发展总监兼贝塔斯曼在线中国执行总裁,负责贝塔斯曼集团在中国的战略策划以及贝塔斯曼在线中国的重组工作。更早之前他在美国休斯公司工作。他24岁时写了一本关于美国留学生涯的充满理想主义与现实思考的小说,不过等到十年以后的2007年,这本书的单行本才正式出版。
  王微很快发现,iPodder的模式不适应中国。带宽是个大问题,要求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服务器至少在中国并不现实,只有把BT的功能结合在软件中,才能通过P2P的方式,让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发布者,土豆最初就是这样一个发布种子的平台。软件设计、网站建设,然后是内容编辑,土豆有了最初的五个员工,到了2005年1月,王微也从贝塔斯曼离职,全力投入到土豆的事业中。当年4月15日,土豆网开始公测,它的口号是“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
  “我们做Podcast的目的,是为了每个人都能够自由发出自己的声音,做出自己想做的节目。我们既然做了这件事,就得让这个目的实现得彻底”,王微当时在一篇Blog《Tudou.com怎么来的》中说,“我们发现,我们必须全身心地投入,它才能成为我们希望它成为的东西。”
  受到iPodder启发的不止是王微,在美国,同样年轻的陈士骏和查德·赫利也几乎同时发现了“播客”的机会。2005年2月,这两位创始人注册了YouTube.com的域名,又过了两个月推出了Beta测试版。
  今天人们已经习惯于把YouTube称为“全球第一大视频网站”,每天在这个网站上观看视频的人次超过了1亿。它的影响力不仅令传统的电视媒体颇为忌惮,还引起了Google的注意。2006年10月,后者对YouTube采取了作价超过16亿美元的收购行动。
  2006年6月,在中国,古永锵宣布优酷网上线公测。15个月以前,他从搜狐公司总裁的职位上辞职,理由除了要休息、要陪家人去美国读书,还有就是,他要去创业了—古永锵说,斯坦福商学院的创业基因激励着他,让他宁可离开大公司总裁的位置,也要去小公司自己做运营,做“一把手”。
  当时最潮流的网站除了YouTube,还有MySpace和Flickr,这些网站都是Web 2.0概念的产物。最终,古永锵选择了视频领域。不过,古永锵在两年后接受的一次访谈中说,他认可的只是YouTube的产品模式和用户体验,从一开始,他就觉得YouTube的内容策略不适合中国—内容太草根,很难主流化和盈利。门户出身的古永锵还是决定“先平台、后社区”,结果很快,优酷就表现出了不同于土豆的“热点”、“强编辑”等特征。
  2006年2月份刚过春节,古永锵团队搬进北京东直门附近的高档写字楼天恒大厦。相对于普通创业公司,优酷几乎从一开始打的就是正规战和阵地战,当时古永锵给员工提出的几句话就是:有条件,省着花,打八折,拿期权。
  除了内容上更强烈的媒体特征,优酷还做了一件不同的事情。当时多数视频网站使用第三方加速,有些公司把网络节点主要铺在二三线城市,这样可以有效节约成本,但大城市用户会感觉速度较慢。优酷不想这样,因为这家从一开始就有更多资金,古永锵也正希望利用资金形成门槛。所以从公测期开始,优酷就去各省调研网络架构,之后开始自主搭建后端的架构以及进行全国的网络加速。2007年,优酷正式提出“快速为王”的战略,这个战略帮助优酷在后来几年成为土豆网的主要对手,并与土豆网共同成为中国流量最高的视频网站。
  2006年3月24日,在搜狐开完世界杯视频播放权发布会的第二天,古永锵的前同事、搜狐公司的总编辑李善友向张朝阳递交了辞职信,理由是“内心创业的冲动”。当年9月酷6网上线,在此后几年酷6几乎一直扮演视频网站第三名的角色。
  李善友曾经在多家外企主管人力资源,演讲口才出众,被誉为“京城十大培训师之一”。转型做总编辑以后,在很多场合,李善友也提出了对网络新闻2.0、3.0的见解,其核心是网络新闻应该具备自己的观点。
  这一年诞生的另外一家重要视频网站是激动网。2006年12月25日,“激动宽频”上线。传媒人出身的吕文生2002年就创办了激动集团,但在SP、广告等行业辗转多年后,他才转向了视频领域。
  从一开始,这家网站就一直坚持“全正版”。虽然这样的导向严重影响了激动网的用户数量和访问量,但好在激动集团获得了复星集团参股,资金压力不算太大。三年以后的正版化运动则证明,吕文生的“不一样”足以让他成为土豆、优酷和酷6的对手。
  酷6发展迅速,其第一个提出了“有钱一起赚”的网友分成模式,并且创造了“13天融资”的神话,获得了DFJ和德同的千万级美元的投资。2007年4月酷6网被《财富》杂志评为2007年中国最“酷”公司。同月,土豆网完成了自己的第三轮融资,多家机构总计投入了1900万美元。
  “我们刚刚瞥到了一眼互联网视频年代的开始。”王微当时这样说,“今日资本、General Catalyst和KTB的加入,让我们的团队新增了中国、美国和韩国的著名风险投资基金。他们和我们一样,相信我们能够实现我们看到的未来。”
  王微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那是一个视频网站创业者的黄金时代,至少150家视频网站宣布上线。只要拥有吸引用户的好点子,拥有好的点播、下载技术以及烧钱买带宽的决心,无论哪个创业者都可能一夜之间盼来风险投资,之后用VC的钱烧出更大更好的带宽、服务器和更惊人的流量。视频成了“The big game”,游戏中的每个人都能体会到拓荒的热情和不断发现新市场的快感。
  中国用户的需求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被点燃了。王微说,土豆做的每一个技术改动都是经过仔细考虑的,并且考虑的都是让用户感觉“Wow!”—那些用户并不懂IT技术,而且很懒(王微说:“就像我一样”)。作为一个纽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持有者,王微认真考虑DHTML与Flash的区别,考虑TAG与RSS各自的意义,公测不到一个月,土豆就开始酝酿推出一个让用户更容易上手的“哪吒计划”。
  每一次技术和用户界面的尝试都会带来更多的用户和更多的资源。到了2007年4月,土豆网的日播放视频次数已达2500万次,每天接受将近2万个新视频的上传。

视频史前传 - 第一财经周刊 -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02
“全世界都在看”

用户规模爆炸了!风险投资商也在继续加码。但是,盗版问题也越来越严重,这给视频网站的商业前景留下了隐患。

  2006年12月21日,优酷结束公测正式上线。古永锵相信,经过半年的公测,优酷已经解决了两个主要问题:团队和产品。接下来,他给优酷提出的新目标是2007年流量达到3000万左右的VV(视频播放量),相当于优酷2006年流量的7到8倍。
  可是,这一年优酷的流量增长了25倍!
  2007年2月,中国搜索巨头百度也宣布进入视频领域。优酷的口号“全世界都在看”就像个真理,在投资圈内,2007年被普遍认为是“视频年”。风险投资商还在加码,2007年11月,优酷拿到了第三轮共计2500万美元的融资。
  不过,盈利问题尚未解决。与YouTube不同,中国的视频网站们没有一个Google这样强大的网络广告公司可以依赖,王微一直畅想的是“我们的土豆网这个大舞台上,很快也会有像The Dawn and Drew Show这样有趣的个人频道,有几十万的听众或者观众。如果中国的Dawn和Drew们愿意,他们可以让他们的听众们支持他们的节目,那么,只要有几千个土豆愿意每月付一元钱让他们每天做节目,做好节目,Dawn和Drew们就可以生存下去。有一天,几十个或者几百个中国的Dawn和Drew出现的时候,土豆网就可以靠自己生存了。”
  问题在于,美国已经20多年的DV文化,催生了大批类似于“美国家庭搞笑录影”这样的短片节目。但在中国,DV的普及率限制了个人原创内容的数量,普通网民的表现欲似乎也没有期望得那么强。视频网站Mofile的一位前高管对《第一财经周刊》透露,从2007年至2009年,大部分视频网站超过70%的页面访问量依靠盗版内容维系,它们多集中于电影、电视剧、动漫及MTV。地处上海的Mofile以网盘业务起家,曾经一度进入国内视频网站访问量排名的前三,如今只能勉强维持运营,公司仅剩下4名员工。
  VC资本的狂热助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页面访问量(PV)的恶性竞争,甚至催生了灰色产业:为了在视频竞赛中胜出,一些视频网站雇佣了专门的盗版内容片源组织,以用户的名义向网站上传盗版内容。接下来,盗版视频内容的泛滥又令广告这一最可预期的盈利模式失去了保证,在一个“盗版网站”上投放广告?品牌广告主们对此顾虑重重。
  2008年6月3日,中国最早和最大的视频网站之一我乐网(56.com)突然关闭。网站官方解释是技术原因,业界则认为是网站因为内容违规被监管部门叫停。直到一个多月后,56.com才以改版后的新形象上线,流量却再也没能重回一线。在此期间,56用户大量转往其它视频网站。优酷声称,那些用户中的70%到80%留在了优酷,导致优酷在视频市场的占有率从35%一举攀升至52%。来自尼尔森公司的统计显示,优酷流量已达门户水平,访问时长规模标准已经成为中国第五大网站,用户覆盖规模标准已经成为中国第七大网站。
  “VV(视频播放量)”的概念也随着优酷公布尼尔森的数据而广为人知,渐渐成为衡量视频网站的主要标准。这个新标准改变了以前用传统图文网站PV来衡量视频网站的不公平,大大提升了视频网站的广告价值。不过,盗版问题依然没能解决。
  2009年1月,成立于2004年的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公开宣称,他感到最为庆幸的事情是“没有投资视频分享、SNS、户外广告等被热炒的概念”。因为投资这些企业的VC往往都陷入了融资困难的境地。另一位曾经参与了视频网站项目考察的风投界人士则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最近两年,进入视频网站的VC资金多为同一个资金,对同一个对象的追加投入,往往带有“欲罢不能”的意味。
  等到投资者趋于冷静,舞台上也差不多打扫干净,有影响力的视频网站只剩下土豆、优酷、激动网等几家。几家“剩利者”无一例外拥有自己的风格:土豆和优酷依然有相当多的流量来自美剧等无版权的内容,但前者也展现出更偏重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s,用户产生内容)的特色;后者则被认为更善于整合和制作新闻专题,并且拥有最快的浏览速度;激动网则继续坚持正版化路线。
  “视频年”结束了。所有人都在看着视频行业—其中也包括来自政府的监管者。没有人能预测到,再过两三年,视频网站“国家队”会上线,成为私营资本的竞争者。

视频史前传 - 第一财经周刊 -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03
“I AM JOY! ”

从前闻所未闻的怪人们现在开始成批出现,还有更多人或事件只是被网络放大或者聚焦,也因此成了热点新闻。

  2005年12月18日业余音乐人胡戈进电影院看了一部国产大片《无极》,13天后他完成了恶搞视频短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的全部制作,几天后《馒头》在搜索引擎上的排名超过本尊《无极》,胡戈开始频繁被电视台请去采访。导演陈凯歌怒不可遏,但他的起诉却把胡戈的知名度从网络迅速推向更广泛的社会人群。
  短短一个月,胡戈成名了。
  这被普遍看做中国第一个依靠草根视频成名的案例。之后四年,越来越多的草根明星选择通过网络视频一炮而红,其中一些甚至成功完成了由知名度向商业收入的兑换。后舍男生、叫兽小星、苍天哥……从前闻所未闻的怪人们现在开始成批出现,还有更多人只是被网络放大或者聚焦,也因此成了新闻人物。
  许多曾经习惯于到家就打开电视的用户已经有了新的习惯—打开土豆或优酷,那上面有跟电视台同步播出的连续剧,还有更多不一样的内容。看看美剧、韩剧或者日本动画?可以;Cosplay或恶搞明星来自娱自乐?当然;原创歌曲或动画?欢迎;借视频表达观点?看来也没问题。2009年底,一部表达网络游戏《魔兽世界》中国用户意见的《网瘾战争》迅速蹿红。这部长度堪比普通电影的视频作品拥有长达100多人的豪华制作名单,一些爱好者甚至夸张地宣称“这部片子应该得奥斯卡奖!”
  这部长片的主要制作者是“性感玉米”。这位80后“北漂”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土豆网的资深“播客”。在这部“巨制”之前,他已经完成了另外两部作品,一部是纯搞笑,另外一部则进入了一点儿“打酱油”的内容。
  在最初的几年里,土豆和其它视频网站一样,一直在努力增加带宽,用以承载那些有版权或者无版权的内容—后者可能数量更多,同时对年轻用户的影响力更大。直到2008年,也就是土豆网诞生的第三年,他们还在继续放宽用户视频的上传权限,使用户可以上传任意时长的视频内容,并将允许高级用户上传内容的容量提升到了1G。此时土豆网已经号称“中国最大”,其拥有的视频数量已经接近1500万,月独立用户将近7000万。
  网络视频节目开始拥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年轻的中国网民已经习惯,没有什么不可以拿来做成视频。最初是娱乐,后来则几乎是一切内容。几乎每一次社会热点事件都会以各种充满想象力的方式呈现在视频节目上,更多的视频节目则反过来成为一些社会新闻的触发点。网民们乐在其中—正如激动网的口号说的“I AM JOY!”
  2007年4月沈阳突降大雪,雪太大了,传统媒体被迫缺席到场,但短短一两天内,竟有一百多段视频被“拍客”录制下来上传至优酷网,其中部分视频甚至被中央电视台选用。
  随着视频网站的兴起,“美剧一代”的称呼被叫出来了。仅仅美剧一类,网络上就聚集了好多个字幕组,这些字幕组以大学生为主,他们分布在世界各地,将义务翻译字幕作为锻炼外语能力的兼职。不同的字幕组相互竞争速度,也竞争字幕质量。上海的公司人蒋敏杰告诉《第一财经周刊》:“看日剧的话,字幕组比较喜欢日菁还有猪猪,如果是美剧的话,以前喜欢的是伊甸园,现在的是YY字幕组。”
  不过,最初的混乱已经过去,完全没有管理的自由上传正在被局部限制取代。所有经历过视频烧钱大战的网站们都认识到了成本的重要性。2010年3月,王微向《第一财经周刊》透露,土豆网最近一年以来一直在缩减带宽。2008年9月,他曾在一次互联网论坛上将那些品牌广告主并不认同的、巨大的视频网站流量形容为“工业废水”。之后土豆专门推出了只提供正版内容的“黑豆”频道,以提升形象并赢得广告主的好感。
  古永锵则把目光对准了电视台。“在美国,因为传统影视机构非常集中,这些全国化媒体形成了一种不愿意将内容很快上传至互联网的默契;但在中国,几百个、几千个频道,不是全国化的,急需我们这样的媒体发行平台。”他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2008年,优酷公布了自己的“合计划”。按照优酷2009年底公布的最新数据,该计划已经吸引了媒体合作伙伴超过2000家、版权合作方超过1000家。

视频史前传 - 第一财经周刊 -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04
“清零”

在小公司和创业资本摸索出一条道路后,大公司开始用强势姿态介入。监管者也决定不给创业者们继续自我调整的机会了。

  如果不出现什么变局,各家视频网站将继续自己摸索出的成长路径,逐步解决版权问题,并最终实现上市和对投资者的回报。可是,变局难免。
  2007年12月,中国信息产业部和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在各自网站上挂出了一份“管理规定”。规定称,所有在中国互联网上提供视频服务的公司都必须由国有资本控股,否则无法获得营业必需的许可证。而中国最大的几家视频网站土豆、优酷、酷6等无一例外是拥有外商投资背景的私营企业。(详见2008年3月21日本刊《土豆网危情六十天》)
  这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将互联网监管从内容管制上升至资本限制,其影响不止限于视频网站,也深刻波及其它互联网创业者和互联网投资者。
  直到2008年2月3日,两主管部门发布了管理规定的详细解释—新规只针对新来者,既有的多家视频网站可以以现有身份申请许可证,土豆和优酷、酷6才长舒了一口气。
  “比牌照”成了接下来的一个游戏彩头。2010年3月,古永锵不无得意地告诉《第一财经周刊》,“我们是广电系的,我们有3个牌照”、“ 我们2008年拿到广电双证,也是第一家拿到双证的”、“我们是领先视频网站中没有被关过的”。
  正在王微、古永锵困扰于牌照问题的时候,YouTube在美国过得也不顺心。2008年3月上线的Hulu.com已经开始抢了YouTube的风头,成为视频网站的新标准之一。与YouTube主要依赖用户上传不同,这家由默多克新闻集团与GE旗下NBC环球合资成立的视频网站只提供正版版权内容,并以此获得了部分广告主的认同。
  投放在视频网站甚至整个互联网领域的投资都在急剧减少,大批以YouTube为范本的中国网站倒下。优酷和土豆巩固了双寡头地位,来自优酷的数据说,2009年优酷收入超过2亿元,土豆也超过1亿元。第三名酷6则在2009年被有意打造“网络迪士尼”的盛大集团收购,得以实现曲线上市。
  土豆和优酷以为终于甩掉了一位对手,没想到新一轮变局正是由酷6带头发起。
  2009年12月和2010年1月,酷6网连续召开了三次发布会,宣布删除没有版权的欧美影视内容,并推行网站内容“全面正版化”。它对外公布准备将最新四大名著翻拍剧独家网络版权悉数买下的消息,并且宣称2010年独家拥有的热播剧数量将达到70%。酷6网CEO李善友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公司为此组建了20人的团队。他还重新拿起了中国互联网公司最熟悉不过的诉讼武器,将矛头指向了中国流量最大的视频网站优酷。
  虽然过去几年间,酷6的流量同样依靠盗版内容,但现在不一样了。酷6实现了曲线上市,李善友说,“优酷是中国最大的盗版网站”;全部正版化当然需要海量的资金,但酷6刚被前任“中国首富”收购,李善友说“土豆和优酷的现金量加起来都没有我一半多。”
  视频网站的集体创业期结束了,现在是大公司们的天下。酷6和它背后的盛大只是新进入者凶猛的一个代表。百度、网易……纷纷都在进入这个本来就拥挤的市场。与土豆、优酷不同的是,它们自己就是大公司,它们做事不再需要风险投资,但更加腰缠万贯。
  在视频网站市场上演的这一幕再次证明,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不喜欢风险,也不喜欢收购,它们更乐于在小公司和创业资本摸索出一条道路后,用强势姿态介入,并迅速将创业者清理出局。
  2009年12月29日,视频网站“国家队”(cntv.cn)也入场了,它既不是创业公司,也不是大公司,这让它显得面目有些模糊。更严重的是,这可能意味着,监管者决定不给它们继续自我调整的机会了。
  即使单纯从市场角度看来,也可能像随视网首席运营官薛晨对《第一财经周刊》评价的那样:“国家队进场是强势资本介入,这肯定是对视频行业的认可。但这将使流量‘清零’,以前的流量做得多好都没用,从此将重新洗牌。”
  “清零”—中国视频网站的拓荒时期就此结束。自由而混乱、充满想象力而偏激、没有固定规则但是也没有商业前景的拓荒期结束了。未来是沉寂,还是会有另一个更有爆发力的空间?


05
“新规则”

从门外闯入的并不一定都是野蛮人,但他们总显得史无前例地强大。资本的力量足以改变原有规则—无论那个规则本来是怎样。

  他们并不是门外的野蛮人—至少看上去都很斯文。
  前后,只不过跨了一个年:SMG旗下的东方宽频推出了“上海网络电视台”、湖南广电推出芒果TV、浙江广电做新蓝网、央视推出CNTV、深圳广电集团推出网站“中国时刻”;网易的视频频道上线、百度于3月4日宣布视频网站“奇艺”即将上线的消息、中国最富有的公司之一—盛大集团则索性将酷6网纳入旗下。
  新玩家来了,带着史无前例的力量和新规则。
  去年3月12日,尼尔森在线(VideoCensus)一份报告显示,Hulu已经成为美国第二大视频网站,仅次于YouTube,同时是网络上最大的专业视频供应商。现在人们称它为YouTube killer,并为之欢呼。
  现在,所有的网站都成为了Hulu的粉丝,满世界飞舞的都是“正版”、“正版”。新进入者们相信,只要有足够的资金来催动版权利器,视频网站的新秩序不日即可建立。
  “建立在盗版基础之上的流量、盈利、商业模式全都是海市蜃楼。”酷6网CEO李善友与土豆、优酷—曾经将酷6网抛在后面的同行们—的版权之争,终于也由序幕的口水仗进入了实质阶段。
  版权价格不断飙升,购买一部热门电视剧的最新价码是每集4万元。它可能会因为曲折的情节或演员们精彩的表演而受到追捧,也可能什么也不是。仅仅在一年多以前,这个数字还只是4000元,现在它已经上涨了10倍。
  王微对此的感觉是“哄抬物价,就像中国原来的电视业一样”。但是,形势如此,土豆不能不去买版权。土豆网已经计划在2010年投入1亿元用以购买正版版权内容,优酷则将最新一轮融资4000万美元的相当部分用于正版化。
  “他们之前没花钱买内容,而是把钱花在带宽,烧垃圾流量上去了。”激动网总裁吕文生说。站在他背后的是复星集团。吕文生把“正版化”看作视频网站媒体化的开始。“媒体化肯定是方向,这是既定了的。投资界也是这么认为的,包括广告受众,广告主也是这么认为的。”吕文生期待激动网今年的广告收入能够占到收入的1/3,“要突破一个亿”。
  Hulu给他们提供了一个美好的盈利前景:该网站在2008年刚推出时,便一举获得了9000万美元的年收入。在今年2月的Media2010会议上,Hulu国际业务开发经理西蒙·加拉尔(Simon Gallagher)表示,Hulu目前仅占美国网络视频流量的1%,但却获得了美国视频广告市场33%的份额。
  这似乎让人们合理地推断:在盈利这件事情上,“分享”的YouTube已经步入穷途,未来只属于“媒体”的Hulu。但是,别忘了,Hulu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其父辈为福克斯和NBC。该网站尚未投入运营,就被估值超过十亿美元,并获得了一亿美元的风投。
  这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资本战争。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统计,2010年2月,中国广义IT领域获投资金额1.10亿美元,占投融资总金额比重高达37.7%。该行业最大一笔资金注入网络视频业,即普罗维登斯投资百度旗下“奇艺视频”,该项投资金额高达5000万美元。
  土豆和优酷这样的领先者正面临一种风险—被新进入的强势资本过快拖入“成本战”和“价格战”。不确定的因素除了高出10倍的版权费用,还来自网络视频用户与电视用户的观看兴趣与习惯的不同。《我的团长我的团》曾在电视台热播,但在网络视频上,来自土豆的消息称“并不乐观”。
  但对于新加入游戏的人们—特别是那些“国字头”—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去年12月28日,cntv.com正式上线。在CNTV上,用户可以免费收看中央电视台及全国几十套地方电视台的节目。这个中国最大的电视台对它投入巨大,甚至让其代替cctv.com在除夕夜的《春节联欢晚会》上成为该节目的互动平台—这才是这个全球收视率最高的节目最大的植入广告,且免费。
  他们很像Hulu的中国版,只是看上去。目前包括CNTV、芒果网、新蓝网在内的“国字头”视频网站上,所有内容仅为各自电视台的简单延伸,并且免费。为了提高流量,所播放的绝大多数节目视频都是不插广告的。
  就算Hulu,也在面临着被质疑。
  美联社称,由于无法获得足够的收入以支持开支,Hulu目前面临着困境,因为通过网络广告获得的收入无法与电视广告相比。新闻集团的首席运营官查西·凯里(Chase Carey)则表示,Hulu最终必须对部分内容进行收费。但,一个疑惑是:这些内容有可能是用户可以在电视台免费点播的。
  Hulu独创的模式并不难模仿,而且还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都是有钱的玩家。
  从去年12月开始,美国最大的有线电视运营商康卡斯特开始在网上提供20多个频道的节目,时代华纳有线、DirecTV以及威讯也推出了类似的服务。付费视频市场的竞争也很激烈,Hulu的对手有苹果的iTunes、亚马逊的Unbox、以及世界上最大的在线影片租赁提供商Netflix。
  这几乎是一个全新的战场,但想赢就必须改变。
  3月14日,盛大与CNTV在北京宣布双方正式展开全面战略合作。央视版权的内容是酷6网需要的,酷6网的用户原创内容、视频技术等也正是CNTV需要的。世界杯的直播可能是双方合作的开始。
  如果Hulu们希望能够获胜,那么它必须与众不同—提供独特的内容,可这却是YouTube们的优势。
  王微仍然坚持每年举办土豆印象节,并表示今年将诞生几位收入达数百万的“播客”,还组建了专门的自制节目团队;古永锵则计划在版权内容之外制作自制剧,尝试把传统影视的形式搬到互联网上来,迎合城市青年的需求。
  他们的计划能否全部完成值得怀疑:就算王微和古永锵学会把一分钱掰成三瓣来花,它们原有的特色和优势也可能在资金压力下所剩无几。有多少投资者愿意把钱花在平庸的对象身上?
  凭借着资本的力量,旧的世界已经被破坏了。没有人能预知,谁会是那个新世界里最终的赢家。至少,征服世界的终极武器肯定不是盗版。

  联系编辑:fengdagang@1cbn.com

更多精彩请关注:http://www.cbnweek.com/

  评论这张
 
阅读(12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