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李银河:我一点都不沮丧  

2010-03-05 11:3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银河,1952年生于北京。著名社会学家,性学家,也是著名作家王小波之妻。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


李银河:我一点都不沮丧 - 第一财经周刊 -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01 您主张淫秽品非罪化,保障性工作者的合法权益,现在扫黄扫得风生水起,您怎么看这件事?
《淫秽品法》和《宪法》有矛盾。《宪法》承认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淫秽品成年人有权消费,这是公民权利,唯一的问题是想办法让青少年避免接触,而不是消灭淫秽品这个人类想象的产物,那是一个太省事的办法。就好像卖淫问题,现在的法律并没有帮助这些妇女。应当提供其他就业行当,如培训、转行,而不是罚款,抓起来了事。

02 去年绿坝软件强制屏蔽的关键词里就有“同性恋”,您的看法是?
还是思想保守的问题。在西方,某些国家政府前卫,民众保守,美国缅因州、纽约州政府批准同性婚姻法案,但民众表决的时候被否定了;相反,在中国,民众对同性恋可以接纳,但政府还没做到。

03 对同性恋的推崇会不会造成它的泛滥?
同性恋有先天成分,不会因为推崇、宽容就变多。当然也有可能它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不然法国文化界不会出现那么多同性恋,比如福柯、德里达、罗兰·巴特等等。说到底这是一个社会能见度的问题,社会宽容,同性恋的能见度就高。

04 您觉得环境在变宽容吗?您希望能做些什么?做不成会沮丧吗?
还是在变得宽容的。我从社会学研究角度做著作,希望能在中国推动同性婚姻立法,这会与中国政治改革同步。政策改变需要压力群体,声音在大会中听不到的话,就不可能改变。现在能发出声音的群体太少了,找个代表签字递交这个提案都很难。我没什么沮丧,中国的进步向来都很困难,剪辫子,费了多大劲,裹小脚,从帝制结束,强迫裹小脚就非法了,但民间依然持续了很长时间,中国任何改变都很困难,因为我们的社会习俗根深蒂固。这问题只能靠生活方式的改变,都市化、现代化,会慢慢有影响,但根据文化滞后理论,政治经济之后文化改变还会滞后很长一段时间。

05 您比较反感的指责是什么?
就是说我提倡,提倡一夜情、同性恋。我只是在为权利辩护,他们有没有权利和我提不提倡不是一回事。

06 在性这件事上,您持的态度用最简单的话来说,是怎样的?
性,我主张多元化,性倾向和性行为之间的平等;做自己,不要压抑独特性。这就是多元,平等,不要把性分成等级。

07 性有没有道德与否的标准?
我有三个原则:自愿、私人场所、成年之间,这三条都达到,那性基本上就是你的权利。但我不赞成婚外恋,这违反婚姻的道德。

08 名誉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就像是做了一单比较漂亮的活。你的东西揭了社会的疮疤,碰了社会上的痛点,尤其是同性恋、性等正处于很拉锯的状态的东西,我做的事是一种启蒙,现在好多事情仍是中世纪的水平,蒙昧、野蛮状态,这个需要启蒙。前一段小学生卖淫那个案件,定她卖淫罪并没有抓到证据,只是说她平时就是不良少女,这就像中世纪抓女巫一样。

09 您当年对结婚对象要求高吗?
非常高,我的要求非常高,没有爱情我是绝对不会结婚的。

10 您对您的小孩要求高吗?
没有多少要求,我比较宽松。他成绩现在还蛮不好的,将来能做什么就做点什么吧。(唯一)想让他读点中国古诗。目前他喜欢炒菜做饭,也许将来当个厨师。

 

更多精彩请关注:http://www.cbnweek.com/

  评论这张
 
阅读(70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