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自然灾害会改变你的投资配置么?  

2010-04-05 13:3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然灾害会改变你的投资配置么? - 第一财经周刊 -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大灾难真的来了怎么办?由它去吧。

文|CBN记者 崔鹏
插画|陈杨


  星期六早晨我接到一个理财师朋友的短信。大概内容是现在世界各地地震不断,很多客户都来询问他保险的信息。他想问问我,有没有让客户在这个时间多买保险的理论依据。话里话外,这个理财师朋友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这让人想起,那些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控诉,比如律师希望犯罪率升高,玻璃工希望全城所有的玻璃都碎掉—有的理财师很可能希望灾难性事件再多一点,这样很多人都会被吓得赶紧去买保?险。
  人们总喜欢这样,为近期的新闻而改变自己的投资方向和资产配置。比如在2007年人们喜欢把钱都投入到股市中去,现在,大部分资金又往房地产市场里跑,当然灾难也是这样的,只不过它和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赚钱效应相反,应该叫做吓人效应。
  就像古代先贤孟子和齐宣王的对话里所说的那样,当时齐宣王因为看到有人牵着一头牛去祭祀一口新铸造的大钟,而那头牛面临死亡表现出哀伤的表情,齐宣王发了恻隐之心,让人去把这头牛换掉,而换一只羊去进行祭祀。孟子分析齐宣王的行为时说他之所以用一只羊去换一头牛不是因为吝啬,也不是没有怜悯心,而是他只看到了牛的可怜表情而没看到羊的可怜表情而已。
  这种吓人效应对于保险公司来讲的确有效,而吓唬客户最好的办法是“反推法”。比如保险销售人员在展业的时候—“展业”这是个专业名词,它类似于过去江湖人士互相称呼的“老合家”,如果你听到哪个人说“展业”,那么他八成是个保险从业人士—总是这样讲,某某人死了以后,他没有买保险,然后他妻子无依无靠,这个想象中的可怜女人还会充满怨气地在故事中对待后来才上门的保险推销员,埋怨他在早先并没有卖给她保险。这一招总的来说真的有效。当然只有汽车保险的推销员不会过多地选用这一招,因为如果在汽车保险公司的门口挂满了车祸的惨状,而保险推销员也把车祸描述得很易发生的话,那么客户可能干脆选择卖掉汽车坐地铁上班了。
  不过现在公司人因为美洲最近出现地震而求助于保险策划师,倒不是因为保险策划师的恫吓或者是对海地和智利的报道过多了,这倒很可能是由于美国的一部《2012》给公司人留下的印象太深。我的一个前同事的妻子,在一次聚会上就跟我们郑重其事地探讨过如果2012年真的发生大灾难该怎么办,最后的结论是要在2012年以前把全世界值得去的旅游点都去一遍,不知道她是真的这样认为还是借此来达到特殊目的。不管怎么说,如果她真的实现了她的目标,这对她丈夫的钱包倒真的是场大灾难。


要做个正向还是反向投资者?

  对于这种突发事件的看法,市场参与者的判断是不同的,有的参与者认为新闻放大了事件本身,而最正确的投资决定就是与众多投资者的市场行为相反,而另外一些参与者则认为,在很多情况下,大众对新闻的反应不足,所以他们会在大众比较犹疑的阶段就开始“还原”新闻应该对市场造成的影响。巴菲特们往往在市场暴跌的时候买到便宜货,而后一种信息放大者,会在市场疯狂之前再赚取更多的收益,由于概率的问题,他们都有可能在市场发展的不同阶段获得不错的收益。在熊市的时候反向投资者们会相对获得好处,而在牛市正向放大信息的投资者们则会赚得更多。
  相对应于大灾难来说,把所有的钱都用在消费上的投资者—就像前边所说的那个谋杀她丈夫账户的朋友的妻子,就是这种人—就是反向投资者,而一窝蜂去买保险的投资者就是那些正向放大者。无疑,大灾难是个无可比拟的大熊市,如果传说中的大灾难真的到来,那么加大保险投资将是最愚蠢的投资行为,因为那时候,即使投资者不在大灾难的时候消失,而这种规模的大灾难也足以造成所有的保险公司破产—虽然当局对保险公司的破产有一定限制,但是这种级别的灾难,那些限制者是否还存在都很难说,他们恐怕早都坐着方舟逃跑了—结果就是,投资者省吃俭用,而血本无归。如果大灾难没有发生,那投资保险的投资人也不会有什么好的收益,因为,把钱交给保险公司是众多投资者的选择的话,那么保险相关的费用就会上升,等于这些投资者花高价买了一堆没必要的东西。
  所以面对大灾难的可能性,投资人对保险的态度最佳选择排序应该是:最差的选择才是多多地购买保险,其次是应该尽量消费。而最佳选择是,根本不为这种莫须有的灾难埋单,而且不要看《2012》这种逼真的灾难性电影,有些公司人心智还比较纯真,他们难免会信以为真,或把这作为一种暗示放在心里折磨自己。


小心群体性癔症

  灾难分两种可能,一种是参与者的行为其实与灾难本身没有任何关系,也就是说并没有人可以影响灾难的变化;另一种是参与者自以为自己的行为会对一种灾难产生影响,人类总会以为自己可以控制这种莫须有的灾难,这种想象大概可以归为一种神经病学现象,医学叫法是“群体性癔症”,有时候,群体癔症会把一件没有的事变成一场灾难。
  就像著名汉学家孔飞力所记载的一个故事一样。在1768年,清乾隆三十三年,一种叫做“叫魂”的妖术恐惧突然在中国爆发。据说这种妖术恐惧从大清帝国最富庶的江南发端,沿着运河和长江北上西行,迅速席卷了大半个中国。愚夫愚妇们受这种妖术恐惧的支配相信妖术师可以通过人的发辫,衣物,甚至姓名来盗取其灵魂为自己服务,而灵魂被盗者则会立刻死亡。从春天到秋天的大半年时间里,整个国家都被这种妖术恐惧动员起来。小民百姓忙着寻找对抗妖术、自我保护的方法,各级官员穷于追缉流窜各地频频作案的“妖人”,而身居庙堂的乾隆皇帝则寝食不安,不断发出谕旨指挥全国的清剿。折腾到年底,在付出了许多无辜的性命和丢掉了许多乌纱帽后,案情真相终于大白,所谓的叫魂恐惧只是一场庸人自扰的丑恶闹剧:没有一个妖人被抓获,没有一件妖案能坐实,有的只是自扰扰人,造谣诬陷,屈打成招。沮丧失望之余,乾隆皇帝只得下旨“收兵”,停止清剿。
  我们传说中的灾难大多如此。
联系编辑:fuqiaolin@1cbn.com

更多精彩请关注:http://www.cbnweek.com/

  评论这张
 
阅读(17358)|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