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你的钱该立刻花掉么?  

2010-06-12 15:4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的钱该立刻花掉么? - 第一财经周刊 -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该把钱花掉还是存到银行,也许是个非理性问题。

文|CBN记者 崔鹏
插画|陈杨

 

  我所在公司的大会议室有两扇门,如果你要进入会议室,正确的做法是推左边那扇门,因为右边的那一扇是锁着的。这种情况已经很长时间了,但是你还能时不时听到会议室方向“哐当”地响一下,那肯定是有人想进入会议室而推了右手边的那扇门。
  我偷偷对喜欢先推右边那扇门的同事做了统计—他们大概集中在30%的人身上—然后我再向和我一起坐在会议室中的人打赌,“咱们猜一下×××进来会先推哪边的门。”
  可以肯定地说,推右边门的同事并不是智力有问题,这种行为上的执拗,在心理学或者相关科学上被称为“偏好”,偏好并不是理性的。也许固执地先推右边门的人是更执著的右撇子,或者他们居住的地方的门给他这样的偏好,当然也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人类可能更喜欢先从离自己最近的东西下手。不管怎么说,偏好如此重要,以至于有人愿意和我赌的话,我可以用同事推门的概率来贴补家用。

 

你的时间偏好强烈吗?
  好了,我们还是来谈一谈更重要的,关于人们在金钱方面的“偏好”吧。 先举个例子,假如说有人为你筹办了一次特殊的聚会。参加的人都是你最想见的人,原来比你强现在混得不如你的同学,已经衰老的恩师,带着没有你帅的丈夫出现的第一任情人,让你心神不宁的大明星……而且这个聚会不用你出钱。你已经准备好一切了,那么你希望这个聚会是明天就开始,还是过一个星期开始或是一个月之后再开始呢?
  对多数人来讲,这个聚会他们会迫不及待,他们希望度过一个不眠之夜,明天就举行这个大爬梯。如果非要选择在一个月后举行这个聚会,那么他们会问:“还有更刺激的项目加入么”?当然也有人对这个聚会的时间并不敏感,人们对时间的不同选择,也像在办公室推开左侧还是右侧的门一样,属于一种偏好。这个偏好,可以用公式表达就是,偏好程度=当下欲望的满足所带来的幸福感/将来欲望的满足所带来的幸福感。如果越重视当下欲望满足的人,那么这种偏好就越强烈。
  如果把这种偏好货币化,可以理解成偏好强烈的人更喜欢把挣来的钱花掉,而偏好不强烈的人,他们喜欢把钱攒起来抱着钱罐幻想未来,也许这些“守财奴”的偏好是负值。在经济学上,这种偏好被叫做时间偏好,如果能统计所有人的时间偏好,就能得出一个经济体中人们存钱的愿望,它基本上是一个经济体利率的原动力。
 


哪些人的时间偏好会更强烈?
  关于这种时间偏好,我对身边的公司人做了一次类似的小调查,也许我们能据此发现我们的经济体是不是应该加息。参加调查的人是来自北京和上海的20名公司人,他们是我的朋友,或者我朋友的朋友,年龄从25到42岁不等,男女各十名。
  在调查中我发现,年龄似乎是决定公司人时间偏好的一个重要因素。公司人的时间偏好程度基本上随着年龄的增大而变小,特别是结婚后的公司人,他们更愿意把钱存到银行而不愿意把钱消费掉,即使他们平时也诅咒银行,对低利息感到不满,但是他们仍然要这么做,因为“如果不这样能怎么样,那总比藏在家里要保险得多吧。”
  当我提到“能不能拿钱投资”时,20人里只有5个人表示有这种可能—他们中还有人怀疑我是加入了什么股市骗子组织才问这类问题的,以至于当我进一步提到为什么不投资时,他们就决定结束谈话—这么低的投资意愿比率,比我们半年前做的一个调查,40%的投资意愿比率又低了很多,这大概和资本市场这两个月份的赔钱效应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这种时间偏好与年龄的相关性,在美国密歇根大学的一份美国学生调查中也得到了印证。他们的调查实验显示,年龄越小时间偏好越强。6岁的美国儿童,这可能是这项调查参与人的最小极限了,他们的偏好率是每天3%,也就是说,他们需要每天得到3%的收益率才肯放弃花掉眼前得到的零花钱的欲望,这个收益率每年的投资回报将会是4.8万多倍。
  当然,除了年龄问题以外,对未来的预期也是更年轻的那拨公司人时间偏好强的原因。如果人们有理由认为收入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他们就可以合乎逻辑地得到结论,当收入预期会增加的时候,眼下不消费更待何时?假使一个人预期自己的财富收益将在5年内翻两番的话,他肯定不会计划如何去存钱,而是打算怎么贷款的问题。


 
时间偏好是一种原始特征?
  很多经济学家认为时间偏好强是人的一种原始特征的表现。比如在马达加斯加岛米克阿地区,狩猎者和农耕者发现,米克阿地区的居民拥有肥沃而且宽广的土地,在这片土地上种玉米的话,米克阿人每小时生产的收益将是7.4万千卡热量,而寻找野菜每人每小时的收益是1800千卡热量。
  尽管对比如此强烈,米克阿人的大部分热量仍然来自于野菜。因为他们认为野菜是所见即所得,而种植玉米要等待玉米的成熟,这表明米克阿人的时间偏好非常高。
  在其他较原始的人类群落中,这种时间偏好强烈现象也很普遍。剑桥大学人类学家詹姆斯·伍德伯恩在他的考察中发现,坦桑尼亚汉赞地区的人们同样也对长期利益不感兴趣,“收获浆果的过程中,人们会将整个枝干砍断,而不在乎这种行为给浆果树造成什么伤害。”在书中,伍德伯恩这样记述那些还处于狩猎阶段的人类不关注远期利益,也不对未来收益采取任何 行动的故事。
  不过对于投资者来说,这可能不是真的。就像钱钟书在小说《围城》里举过一个吃葡萄的例子一样。如果一个人拿着一串葡萄,先吃掉大葡萄的人就是那些时间偏好强烈的,先吃掉小葡萄的人时间偏好是比较弱的,但是当面临着各种风险,比如天太热葡萄可能坏掉,或者你正准备享用品相最良好的葡萄时,正好有个愣头青把你手里的葡萄撞到了地上,那么先吃大葡萄的人要比先吃小葡萄的人面临的风险小得多。
  一个做好准备等待吃大葡萄的投资者最理性的做法是要求对风险的补偿—就像我们前边说过的,如果那个大爬梯在一个月后举行,参与者就要求加入更刺激的项目—如果不是这样,那他们就会主动降低自己的时间偏好先吃掉大葡萄。当市场的风险预期加强的时候,投资者也许更应该相信伊索寓言中所说的“一鸟在手胜于二鸟在林”。
  因为在原始状态下,人类所面临的对未来不可预知的程度会更强,所以还保持原生态的人类群体具有更强的时间偏好,也许是和我们一样具有合理性的。

 

你需要避免哪些时间偏好?
  在有些情况下,一些时间偏好是应该避免的。比如说劳动者的养老金账户的空账运行,在很多国家的退休人员养老金账户上其实是没有钱的,政府通过对现在工作的人收取养老保险或者收税来填补现在退休人员养老账户所需的钱。养老保障的这种即付即用的系统,时间偏好就极强,这样不能让现在缴纳养老保险和缴税的人享受资金的福利效应,并且使整个社会的财富受损—当然政府这种时间偏好有它的原因,这是因为现在退休的人由于制度原因,在年轻时没有缴纳养老保险—这个问题不光中国存在,在美国也有,小布什总统第二次当选的时候就推行过所谓的养老金账户私有化,也就是说谁的养老账户完全由自己付钱入账,经过时间积累,在退休时享受。这个政策在中国叫做养老金账户做实。
  奥地利经济学派经济学家汉斯-赫尔曼·霍普有一次在内华达大学的拉斯维加斯分校讲课时说,他认为同性恋可能会有更高程度的时间偏好,因为同性恋者通常不会有小孩的负担。在讲课后一名同性恋学生对他提出了申诉,引发一场针对霍普的学术调查,最后调查会发布了一封“非学术”的判决信,命令他在讲课时“停止将错误的刻板印象当成客观的事实”。当然也有许多人挺身而出替霍普辩护,超过1700名学界人员和其他人签下了请愿签名,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也决定替他背书。
  霍普的言论也许对性取向的自由有歧视态度,不过,他的话具有趋势的正确性。在我们的调查中也有所体现,有小孩的公司人群更愿意存钱,对低利息也更有忍耐性。因为没有小孩会更少地考虑财富传承的问题,所以人们会更倾向于消费,让近期的欲望得到满足,并减少长期投资份额。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政策当局希望提高经济体中消费所占GDP的份额—我们的GDP中只有3至4成是消费造成的,而且其中还有很多政府消费的成份—变化养育小孩的费用可能是一个调节按钮,比如通过税务调节或者补贴。如果把养育小孩的成本升高,希望要小孩的人会更多地存钱,而同时也会产生更多不要小孩的家庭;如果把养育小孩的成本降低,有小孩的家庭会减少储蓄,但是同时又有更多的家庭增加小孩。总体看来还是减少养育小孩的成本比较可行,因为,养育小孩成本降低虽然会增加要小孩的家庭,但是总体来说,社会总的消费额度还是会上升的,只不过家庭会把花在一个小孩的钱用到更多小孩或者自己身上去。
  在我的调查中还显示,女性的时间偏好更严重,但是另一个矛盾的结果是女性更能忍受较低的收益率,甚至承认银行再降低利率的话,她们也会一如既往地把钱存到银行去。对于这个矛盾我存在一种比较“小人”的解释,因为我在询问时间偏好的时候,都是说“她将获得”,这在语义上有别人给她的意思,而在询问能忍耐的存款利息时,存钱被认为是存的自己的钱。
  调查中女性能忍受的最低收益率是0至4%,男性能忍受的收益率是“2%至很大”—我觉得这“很大”二字是由于这个公司人对收益率并没有什么概念—男性公司人更希望获得较高投资收益率的倾向,这可能和在中国社会中,男性具有更大责任的家庭角色有关系。如果调查结果是真实的,根据这种男女之间的利率耐受度巨大的差距,金融当局应该把银行也像澡堂一样分为男性银行和女性银行,女性银行的利率稍低,男性银行利率要稍高,但是会有一定风险损失本金。
  在这次对公司人的调查中,总体我们可以发现,虽然他们的时间偏好不低,但是他们更倾向于把钱存起来。但是从最近的中国央行发布的M1,M2数据来看,存款却在活化过程之中,看来中国经济陷入滞胀的危险还是存在的。
  联系编辑:fuqiaolin@1cbn.com

更多精彩请关注:http://www.cbnweek.com/

  评论这张
 
阅读(10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