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现在正在发生的  

2011-05-23 12:26:39|  分类: 卷首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oLoMo这个词最早出现在2月,我第一次听到时已经是4月,然后就是几乎每天都会从不同的人那里听到这个词。它是Social-Local-Mobile的缩写,意义不难理解,这是一个有关社交网络、地理定位和移动应用的结合体,是技术和互联网业界最时髦的东西。
  如果我们抛掉有关泡沫的东西不谈,最突出的一个感受是,它发展得太快了,每天都有新的东西冒出来,让人应接不暇—Facebook、Twitter都有了更方便更易用的以图片为基本信息的应用;文件传输、短信和语音交流也都成了带有社区色彩的人际网络—Color、Instagram、Talkbox、Viber、Bump—它们不断让我们发出惊叹。这个世界不大一样了。
  在大约6年前,中国的3G牌照还没有发放,连专业人士也会感慨—“拿着手机上网?看视频?字那么小,图像那么小,如果没有一个杀手级的应用,带宽的价值在哪里?”这种担忧在我的理解范围之内,而这个行业的发展,在我能够想像的范围之外:几年之后,苹果和谷歌在手机系统上的创新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而在当时,谷歌是一个纯粹的以搜索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而苹果则是一个与移动电话完全无关的电子设备制造公司。
  它们发现了突破的秘密。而发现秘密的能力就是进步的能力,莱特兄弟当年发现的秘密在于解决人类飞行的关键问题不是克服重力如何向上,而是获得足够快的加速度向前,因此人类进入飞行时代;拉里·佩奇发现的秘密是找到了“The Crowd”(乌合之众)的价值,指向同一个网页的链接越多,这个网页的价值越大,由此他发明了著名的PageRank算法,让信息进入到搜索时代,继而通过搜索发现了“人类思维数据库”。
  现在发现秘密的可能是Jeff Hammerbacher,可能是Bill Nguyen,也有可能是马克·扎克伯格或马克· 平库斯,他们发现隐藏在庞大服务器机群里的数据库已经涵盖了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们的所作所为,都是可挖掘、可分析并且是可利用的数据。而这些数据还在源源不断地加入进来—马克· 平库斯的Zynga每天要计算600亿次用以提供更精准的服务;而谷歌之所以有能力推广语音搜索,也只是它比一个大学实验室更有能力去搜集足够多的语音特征;它之所以可以开发无人驾驶汽车,也是因为它储存了足够多的道路和突发情况数据。数据让这些公司具有了更强大的力量。
  而对于我们来说,策划这个选题的过程,同样是一次发现之旅:我们从SoLoMo这里可以分析出它对应的“我们(归属)”、“我在(哪里)”和最根本的一个过于ID化的与Mobile捆绑在一起的“我”。它还让我们重新去思考尼葛洛庞蒂的“数字化生存”的意义。当我们试图在一个更大的背景下为现在正在发生的去定位的时候,我们可能还会发现一点隐忧:从30几年前信息革命发端,经历了PC、互联网到现在移动互联网—人是不是不知不觉中已经从“信息和数据的拥有者”变成了“信息数据中的一部分”?
  相比之下,泡沫问题可能真的不是最重要的事。我们不会接受一个Matrix那样的世界,但我们可能要意识到,现在正在发生的意味着什么。
  先看看这篇文章吧,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伊险峰
editor@yicai.com

  评论这张
 
阅读(7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