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第一财经周刊官方博客

 
 
 

日志

 
 

新鲜和兴趣比守旧和稳妥有前途  

2011-06-03 15:08:07|  分类: 卷首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鲍伯·诺伊斯曾经说,大多数的美国半导体公司都有自己的企业和文化,“他们认为自己做任何事都比别人做得好”。诺伊斯是英特尔公司的创始人,那个时候Geek还未盛行,但他可能无意当中说出了Geek们最大的一个秘密:他们对现在不满意,他们要用自己的方式解释这个世界。这也是我们这一期采访这些“匪夷所思的App”的制造者时,发现他们最突出的一个特征。
  看他们眼中的世界,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只能“羡慕嫉妒恨”的旁观者来说。有的时候我也会怀疑我们对技术的热情,是否只是源于我们的无知,它真的有这么重要吗?或者说,技术发展得如此之快,应接不暇,我们是否能吃得消,让人兴奋的同时也会让人慌乱甚至沮丧,我们是不是被技术裹胁着往前走?我们甚至?可以用哲学的方式去思考它:这些技术如此之多,感觉上像是技术全面开花的最后阶段—人对技术的承受力是不是到了一个极限?人是否因此而丧失自己的精神世界?
  对技术的担忧和乐观最后会呈现出一样的态度。1899年,美国专利局局长查尔斯·杜尔,管理发明创造的最高级别官员声称要关闭专利局,原因是“每一样可以发明的东西都已经被发明出来了”。这并不是一件可笑的事,现在的担忧与100多年前杜尔的乐观一样,我们都低估了技术加速度发展过程中所蕴含的能量。
  很多评论我们这本杂志的人,夸,或者批评,都会说我们过于关注技术,过于关注硅谷,但每次看到这些创新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技术进步在影响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我就还会觉得表现为一个“技术控”应该不是一件坏事。而如果诚实一点说,我们可能有的时候并不能说清楚这些Geek们创造的价值究竟在哪里,常常是在琢磨了很久之后才会恍然大悟。作为商业的报道者,我们对商业动力的了解还是缺少足够的积累。
  这也是我们派出两位记者去硅谷采访的原因—我们要试图为创新找到原因,为几十年来商业进步的动力源头去找原因,为什么东海岸的Facebook一定要选择去帕洛阿图去建立自己的办公室,为什么源于哈佛的马克·扎克伯格会更青睐于西海岸的斯坦福?为什么微软要搬家到硅谷?回答这些问题,也是回答我们自己的疑问,更是为创新和创造的秘密寻找原因。
  回到前面提到的问题,我们真的会因为技术而丧失自己的精神世界吗?在无数多的人类迷失的故事当中,技术是最常被提起的,异化或者物化,让人担忧—新技术过于迅猛的时候,这种对技术失控的担忧一直存在。就是我们上上期做Being Digital的时候,也同样充满困惑。
  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更相信人的精神植根于创新力之中。人类的性格中已经包括了这一点:我们不会满足于我们现在所能达到的极限—它注定要向前发展。鲍伯·诺伊斯和他的同时代的第一代硅谷风险投资家阿瑟·洛克,比他们稍晚一点的苹果第一任董事长麦克·马库拉,他们在1970年代就已经找到了共同遵循的理念,这个理念贯穿了硅谷历史,我想它也是Facebook作出选择的原因。这共同遵循的理念是:知识划分阶层;任何想法都有可能实现;新鲜和兴趣比守旧和稳妥有前途;除非全力以赴,否则什么都别做。

 


伊险峰
editor@yicai.com

  评论这张
 
阅读(9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